佛教對靈媒的看法如何? 

佛教對神通、異能看法如何


聖嚴法師著
 
    因為神通不能違背因果,不能改變既成的事實,只能夠預先得到消息或從遠距
離得到消息,而做暫時的迴避和阻擋。神通也是自然現象之一,他不能跟自然的軌
律相違背。所以,好顯神通的人,除了顯異惑眾之外,對於亂世的大局無補,對於
混亂的社會無益,對於徬徨的人心無助,反而沈迷於神通現象越深的人,脫離正常
的生活越遠。


                    卍 佛教對靈媒的看法如何?

    所謂靈媒,在古代,男的稱為覡(wizard),女的稱為巫 (witch)。宗教學
上稱禁厭師(sorcerer)、醫巫(medicine man)、術士(magician)。西伯利亞
和北亞洲以及阿拉斯加等地,則稱為薩滿 (shamans)。是指一些能夠通神、通靈
、通鬼的人。他們能夠差遣某些鬼神來驅除另一些鬼神;或者是請示某一些鬼神來
協助求助的人們,指導人們如何克服現實生活中的種種困難,以及滿足人們現實生
活中的種種欲望。所以,他們和人類的心理、生理上的弱點有著與生俱來的供需關
係,自有人類以來,就有他們活動的蹤跡。

    高級的靈媒被稱為祭師、先知、天使或聖者,而成為一般宗教徒信仰的中心。
一般的靈媒,沒有公是公非,故在基督教教勢擴張之後的歐洲,便對異教的巫、覡
,趕盡殺絕。在中國,巫覡往往也成為妖言惑眾的禍源,所以,孔子主張不語怪力
亂神。為何稱靈媒為「怪力亂神」?因為他們的靈力來得沒有理由,那些神鬼世界
也沒有一定的秩序和道德準繩;通常是會教人為善,但一旦和這些巫覡本身的權益
衝突、矛盾時,就會散布謠言、顛倒是非、惑亂人心。故自古以來,中國民間宗教
的靈媒信仰,雖然起起滅滅,但都未能豋入大雅之堂。

    從佛教立場看,修善積福是以持戒、布施而得人天福報。以因果的觀點來說,
教化大眾、種善因、得善報;種惡因、受苦報。如果遭受到災難、貧病等情事,最
好的方法是懺悔、積德、存善心、說好話、做好事,所謂吉人自有天相,這是由於
自修善法而得到護法神的惠助,以及諸佛菩薩的庇佑,不需要通過靈媒的關係來以
善鬼趕惡鬼、以正神驅邪神。

    靈媒確實有其作用,而這種作用的幫助,不過是挖肉補瘡式的臨時救濟,無法
真的解決問題。其後必須繼續地挖肉、補瘡,傷口永遠在起滅交替著。求助於靈媒
,粗看問題彷彿已經解決了,實質上是問題在連鎖著,越陷越深;類似吸食鴉片、
注射嗎啡,越醉越沈。但是一般民眾很難有此自覺。就像海堛熙像翩A找不到食物
時,可用它自己的觸角充饑,那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但是長此以往,就只有死路一
條。因其違背了因果原則,也違背了自然律的秩序。

    雖然,通過靈媒的幫助,有時也真的能夠得到一時的意外之福;但是,那只是
一種假相的告貸,是一種幻覺的滿足而已。所以,學佛的人,不許說神弄鬼地自作
靈媒,也不得親近靈媒,應該依據佛法的指導,自求多福,努力開創明日的前途。

    靈媒的力量既然來自鬼神的靈力,而且因為鬼神來去無蹤、飄忽不定,所以任
何一個靈媒,都可輪番接受到許多不同的靈體附身。一旦靈體離身,做靈媒的人,
可能變成比常人還要軟弱無能的人。如果經常為人趕鬼、治病、禳災、袪厄,當靈
體離身之後,靈媒自己本身就會遭受到惡報的懲罰。因此,凡是靈媒,經常都會恐
懼靈體離身而失去靈力。故需常設法請鬼、迎鬼、供鬼、養鬼,保持與鬼靈接觸,
以達役使鬼神且保護靈媒本身的目的。


                       佛教對神通、異能看法如何?

    佛教承認有神通的事實,凡夫可得五通,出世的聖人有六通,佛有三明六通。

    所以五通,一、能知過去世叫宿命通;二、能知未來世及現在的遠處和細微處
叫天眼通;三、能知他人的心念活動,叫做他心通;四、能用耳朵聽無遠弗屆的聲
音叫天耳通;五、能飛行自在,有無變化,來無蹤、去無影,瞬息千里,取物如探
囊等,這叫做神足通。此由於功力的深淺,使得所達範圍的大小和保持時間的長短
有所不同,是屬於有為、有漏、有執著的,跟解脫道無關,當然,也不是菩薩道,
所以聖人必須另得漏盡通。

    所謂漏盡,即去我執而證涅槃,小乘就是阿羅漢,大乘是初地乃至七地以上的
菩薩。唯有佛得三明,即六通之中的天眼、宿命、漏盡的三通稱為明,那是因為唯
有佛的神通力,是徹底、究竟、圓滿、無礙,是度眾生的方便,不是異能異術的表
現。一般外道得到了一些神鬼的感應,能差遣鬼神或被鬼神所差遣,就以為得到了
三明六通,是非常幼稚和危險的事。

    神通有一定的修法,有的是以習定而發通,有的是以持咒而發通。修定得通,
首先是注意力集中,心力增強,用心念把自己身體的官能接通宇宙的磁力和電波,
再對於波長的選擇性和接收力的訓練、溝通到達某一種程度,自然產生神通的功用
。這都是在物質範圍之內,沒有物質的條件,神通無法表現,也無從訓練。故以基
礎的道理而言,唯物論者也能練成神通。

    關於用咒力達成神通的目的,則是以特定的某一種或幾種咒語來感通鬼神或差
遣鬼神,被鬼神所役使或役使鬼神。咒的力量,我們在另一篇中已介紹,是代表特
定鬼神的符號和威力,所以,有感應特定鬼神的作用。

    這兩種比較,前者如定力退失,則通力也退失;後者如鬼神遠離或犯了禁忌,
通力也會退失。鬼神的力量,可以用兩種方式來表現︰一是載附於人的神經官能而
出現;一種是從耳根的耳語得到消息。附載式的神通和傳話式的神通,實際屬於感
應的範圍,還沒有到達神通的程度;可是附載式的感應,很容易被以為是他們自己
修成的神通,因為不自覺有鬼神附體的感受。

    因為神通不能違背因果,不能改變既成的事實,只能夠預先得到消息或從遠距
離得到消息,而做暫時的迴避和阻擋。神通也是自然現象之一,他不能跟自然的軌
律相違背。所以,好顯神通的人,除了顯異惑眾之外,對於亂世的大局無補,對於
混亂的社會無益,對於徬徨的人心無助,反而沈迷於神通現象越深的人,脫離正常
的生活越遠。

    因此,佛世時代,佛不許弟子濫用神通,阿羅漢的弟子們,也並不是都有神通
。相反的,若用神通,雖能感化眾生於一時,不能攝化眾生於長久。而且,善用神
通如比丘之中的大目犍連,比丘尼之中的蓮花色,分別為羅漢、羅漢尼的神通第一
,結果,大目犍連死於鹿杖外道的亂棒,蓮花色死於提婆達多的鐵拳。故歷代祖師
從印度到中國,使用神通來傳播佛教的不多,甚至可以說很少,這些人,如果在使
用神通之後,大概會離開當地,或者捨報往生他界。如果常顯神通而不收斂,必然
遭致殺身之禍、枉死之災和凶死之難;捨壽於非時,這都是由於違背因果,抗拒自
然的結果。

    如眾人所知,西藏地處高原,崇山峻嶺之中,潛修密行,苦修禪定,精練神通
之士不少,其中有人能夠呼風喚雨、灑豆成兵,以飛劍殺人於千里之外;可是西藏
的佛教史上,也有過幾次的法難,也就是佛法遭受惡王的摧毀和消滅之時,神通即
失效。

    又據說臺灣本島,現在也有不少已得所謂三明六通的異能之士,可是臺灣本島
,幾乎年年都有颱風、地震、水患,以及擾亂大眾安寧的黑社會流氓、地痞、強盜
、土匪,那些具有神通的人士為何變成了無能無力而不問不聞?

    可見得業力不可思議,共業和別業,該受的仍然要受,迷信鬼神的神通救濟,
只有增加更多的困擾,損失更多的財產,消耗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所以怪力亂神是
孔子所不語,識者所不取。在今天社會文明、知識普遍的時代,凡事應以正信的佛
法,從事於智慧的開發和努力,不應迷信所謂神通的奇蹟,因為,那實際上不過是
鬼神現象的幻術罷了。
(參閱拙著《學佛知津》〈神通的境界與功用〉)

 


回心明主頁



1998/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