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真人實事

違法貪污,所以到陰間沒有幾天,就轉到地獄去了。(節錄自無住生心集----淨空法師 講)

凡不是自己的東西或財物,未經同意擅自取用或侵佔、貪污、舞弊、拿回扣、 公器私用、 收受不當禮物、錢財、賄賂、逃稅、偷工減料、利用特權、工程 舞弊、詐騙、即是偷盜無論是公家機關或一般企業死後有報、慘烈迅速 ,陰律難逃其例甚多....其實一切唯心造,若能即時將不當得的錢財利益眾生、 為民為國謀福利,佈施不當得利的錢財,才可轉業報為不定業 !如此還有得救的機會,否則一口氣上不來,即為後世,將為時已晚!

世人大都不知道心念與輪迴的關係,心能迴顧一生,心能造地獄去受苦,貪欲是造地獄猛火的原因啦,心也能造天堂,只看您這一生的心放在那裡.我已經很慈悲的寫這麼多.很累了..您們要知道罪由貪念所生.


 


時間: 清末民國初年     (1900~1925)

  「慈善家,慈善起家」!

  「行善事,未必是善」!

  諺語常說「好事多磨」,這句話意義很深,究竟有幾個人能真正體會得 。這些事、這些人,不難見到,不難聽到,姑且不論。我想起倓虛老法師《 影塵回憶錄》裡記載一則當時在上海發生的奇聞,證明因果報應是真的。這 是諦閑老法師說的:

  有一位姓程的程某,是一位官宦人家,家裡很富足。程某在上海故去了 ,他還有一個太太念夫心切,自從夫君死了以後,整天哭得要死要活,想要 與夫君再見一面。那時候上海有一個法國人會「鬼學」,能夠把新死去的鬼 魂招來,與家人重行見面談話,一次要一千塊錢。程太太因為家道很富足, 花一兩千塊錢也算不了什麼,只要把夫君招來見見面,這就心滿意足了。於 是請法國人到了家裡,晚間在大客廳娷\好壇,把電燈一熄,法國人就在裡 面掐訣念咒。約有一點鐘工夫,電燈完全又開了,卻沒見到鬼來。洋人說: 「咳!這個人很難找,後來見他在地獄裡,無論怎麼叫他,也叫不出來。」

  程太太自從夫君死了以後,心裡疼得吃不下飯,巴不得趕緊把他招來見 見面,談談話。誰想出乎意料之外,自己的夫君不但沒來,而且洋人還說他 下地獄,程太太聽到這話,不由得怒從心生,火了!

  「你這個洋鬼子玩藝兒,真會騙人!」程太太惱忿忿的說:「我丈夫一 輩子樂善好施,蓋廟修橋,不升天也就夠冤枉了,為什麼反而下地獄呢?你 這不是故意污辱我們嗎?」

  就這樣把那個洋人申斥一頓,那位洋人因為當時不能拿出證據來,所以 也沒法子辯駁,白受了一頓氣。

  程太太氣不過,仍然直叨咕,洋人也實在忍不住了。

  「好啦!妳如不信的話,如果妳另有新死的人,我可以給你找來,作個 證明。」

  「別人我不要,只要我丈夫!」她仍是氣得要死的樣子說。

  程太太有一位大兒子,剛在窯子埵漱F不幾天,說這話時,從旁有人想 起:

  「大少爺不是剛死不久嗎?既然他現在能招魂,可以藉這機會,叫少奶 花幾個錢,把大少爺的魂靈招來,一方面可以說說話,一方面還可以證明這 件事。」

  有人把這話告訴大少奶奶,大少奶奶恐怕程太太不樂意,打算自己花錢 ,所以先給程太太商量一下。程太太說:

  「你們的事情我不問!」

  洋人也在旁邊插嘴說:

  「要願意再做的話,我可以減價算五百元。」

大少奶奶很年輕,男人又剛死,心裡正在很哀痛的時候,也很想把他招 來見見面,說說話,安慰一下自己的心,就是花上五六百塊錢,也算不了一 回事。於是就把死者的生辰八字,以及死的日期開好,一切都準備好了以後 ,洋人重行登壇作法。

  這一次不像上次一樣,登壇不一會兒工夫,鬼就來了。來的時候,先在 桌子底下哭了一頓,以後又說話。他的女人問道:

  「你是某人嗎?」

  「是,一點不錯!」

  「你在陰間怎麼樣?」

 「因為我剛死不久,還在疏散鬼之類,未受拘禁,過幾天恐怕一點名, 就要受拘禁了。唉!我在世間的時候,整天不務正業,吃喝嫖賭,不做正經事, 造下這種孽,覺得很對不起妳。現在我已經走到這步田地也沒辦法,除非妳們能 做功德念經超度我。在我那件衣服裡還有一張支票,妳可以到銀行取 出來,家裡的事,妳多費心,要好好照管小孩。」

  有人到那件衣服找一找,果然在口袋裡有一張支票。這時候在旁邊看的 人又把他的小孩抱來,故意讓他問:

  「你是我父親吧?」

  「是,乖孩子,你好好聽你媽媽的話。」

  這時,鬼也哭,家裡的人也哭,弄得客廳裡一片哭聲,尤其是他的女人 幾乎哭得不成聲。後來她在極端悲慟之中,忽然又想起,剛才要請他老太爺 的事,又問:

  「最初請咱父親,為何不來?」

  「聽說他已經到地獄去了。」說這話時,鬼的哭聲更大,程太太在旁聽 著也沉不住氣,忽然插嘴說:   「你父親一輩子行好作善,重修某隱寺,創修某佛寺,捨茶捨藥,廣做 布施,印送經典,他有什麼孽,還得下地獄?」她一邊說,還一邊著急得了 不得。

  「我問過他,」鬼對程太太說:「聽說因為我父親原先困窮的時候,在 北京作官,有一年正值山西年歲不好,鬧饑饉,皇上派他到山西辦賑濟。國 家發了六十萬兩銀子的賑濟款,我父親違法貪污,完全入私囊了, 因此餓死了許多的人。後來朝廷又派專使去調查,我父親又行了 幾萬兩銀子的賄賂,把這件事情就掩飾過去了。因此罪孽太大, 

所以到陰間沒有幾天,就轉到地獄去了。

  「你父親一輩子做的善事也不少哇!就是有罪的話,將功折罪,也不至 於下地獄吧?」

  「他的功固然有,究竟抵不過他的罪。有功德將來可以上天去享福,那 又是一回事;而現在所欠的這些成千成萬的人命債,還得先要來補償。」

  程太太聽到這話,更加火了!

  「既然做善事沒好處,我們還行善做功德幹什麼!趕快,派人到某佛寺 ,把寺拆掉,把那一些僧人完全趕跑。」

  這一幕中法合演的鬼劇,到這裡算完了。末了,弄得某佛寺內外都不安 起來。

  諦老講到這裡,遂問伍道尹:

  「這件事在上海鬧了很多日子,差不多人人都知道。你和程某是至親, 究竟他在過去有沒有這回事?」

  伍道尹沉思了半天,吞吞吐吐地,怪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他在北京作官的時候,正在窮得難過,這事情不能說一定,大半或者 也許有,我不敢說!」

  話講到這裡,也就無人再往下說了。

  這時去請諦老的徐文霨(蔚如)居士也在座,他原先學過密宗,會東密 的金輪度世法。在吃過午飯之後,他還特意演習了一次,用一張宣紙釘在牆 上,像看圓光似的,找幾個小孩子在一邊看字。大半他的工夫還未能相應, 或者小孩子欠靈活,事實上這次是沒看到字。

  究竟我說這些無關緊要的話幹什麼?就是要大家相信「鬼神一定是有的 」,「地獄也一定有」,「因果也決定有」!但這些事情都不出乎心,就是 十法界依正二報也不出乎一心。所謂「萬法唯心」,「一切唯心造」,就是 這個道理。所以,人們無論做什麼事,千萬不要昧了自己的良心。如果昧了 良心的話,早晚這因果報應要輪到你身上。例如剛才所說的那件事,西洋人 本來是重科學,而他卻能把鬼招來,使鬼痛說他在陰間的事,這不是給因果 報應的一個很好的例證嗎!


  鄔餘慶老居士告訴我一件真實的事,是他親眼所見的。抗戰以前,他在 上海做小生意,當時上海有一位富商,本來是做小工的,他的老闆是德國人 ,在中國做生意,戰爭爆發時,這位德國人就回國了。因為老闆覺得他人很 好,很老實可靠,就親手把在上海的財產事業交給他。以後這位德國人再也 沒消息了,所以財產都為他所有了。他也很會經營,就以這個基礎發起來了 。

  他娶了太太,也生了兒子。因為家裡很富有,兒子非常驕縱,是個很頑 皮的孩子,父母也無法教導他。兒子十歲的時候,正在念小學,有一天,這 小孩放學回家,在路上掉了十塊錢(當時小孩身上帶那麼多錢,實在不是容 易的事),剛好他父親的一位老朋友見到了,就撿起來說,「小孩,你叫我 一聲伯伯,我就把錢還給你。」這小孩卻說,「你叫我一聲伯伯,我再給你 十塊錢。」由此可知這個小孩的家教。

  這位富商有一次做生日,賓客非常多,場面很鋪張,也很熱鬧,一剎那 之間,他突然看見自己兒子的面貌,就是以前那位德國商人。他立刻就覺悟 ,就明白了,兒子原來是來討債的,財產是兒子的,不是自己的。這個人很 聰明,很了不起,當場就向大家宣布,所有財產都歸兒子。因為他警覺得快 ,知道這個小孩是老闆轉世來的,所以把財產全部交給孩子。

鄔老居士認識 此人,知道這個人很聰明,明瞭「因果報應,絲毫不爽」,是別人的就要歸 還,所以什麼都不必說,將經營所賺的都歸給兒子,這個結就到此解了。因 此,以後小孩對他還不錯。如果有一念迷惑,因果報應就非常慘烈。

 


在今天社會上,打著佛教的旗號做好事,做慈善公益事業,到處收受別 人的錢財,究竟是不是真正做到,我們不曉得。但是看到過去這些報應,我們知道 ,你能欺騙人,你可以騙輿論,但欺騙不了鬼神, 欺騙不了因果。學佛的人務必要提高警覺!

 我們看看近代的榜樣,出家的虛雲老和尚、印光大師,他們沒向人家化 緣,而是信徒們恭恭敬敬供養的。法師沒有拿這些錢改善自己的生活,依舊 過著清貧的生活。他們沒有拿這些錢買一點補品、添一件衣服,都是拿這些 錢替眾生修福。眾生沒福,所以才這麼苦,供養是希望你幫他修一點福,你 怎麼可以獨自享受。佛在《金剛經》上告訴菩薩「不受福德」,很有道理。

   在家居士當中,李炳南老居士是我們最好的榜樣。他一生弘法利生,收 的供養不少,也沒有改善自己的生活。不但沒有改善自己的生活,連自己的 收入也沒有用在自己的生活上。他是奉祀官府的主任祕書,依政府的官階是 簡任一級,而且他是中興大學與中國醫藥學院的教授,所以每個月都有可觀 的收入。他一個月生活費只用新台幣六十塊錢,(這是1958年的文章),所有的收入都拿去做慈善與弘法利 生的事業。這是在家學佛人的榜樣。

  我出家受戒後,回到台中禮謝老師;李老師第一句話就告訴我,「你要 信佛」。我學佛已經九年,出家兩年了,也講經講了兩年,李老師說,我跟 你講「信佛」兩個字,你懂得意思嗎?他為我解釋,有人出家,一生都不信 佛。真正信佛,要奉行佛的教誨,佛教我們做的,我們應該做;佛教我們不 能做的,決定不能做,這才是信佛。換句話說,「信佛就是深信因果,這樣 才能得佛法的真實受用」。李老師實在是當代的大善知識,值得我們尊敬與 效法。

 


回心明主頁



1998/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