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修行淨土法門成就諸大德事蹟

又名: 遠離男女的歡愛,回到清 淨的故鄉.

節錄自近代往生隨聞錄----寬律法師 選錄

心明居士: 其實人在世,除了盡本份了緣,不再造新殃之外!最上最殊勝乃是求個 不生不死的法門,預知時至,含笑念佛往生.倒駕慈航..度無量無邊眾生...

第二篇
回第一篇


gwanyin

在世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 ! 高風亮節。並勤修淨土法門。在臨終時都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合掌含笑,

念佛而逝!.滿室異香..還有十 多篇 包括 男居士,女居士,女比丘尼...等,令人讚嘆!!

  統統都是死前預知時至,身心豫悅,合掌含笑,念佛而逝......

                                            若要與下列諸大德一樣善終無牽罣!     按這裡學人人可行的--(淨土宗念佛法門)...


方聖照

稱:「觀世 音菩薩來矣!觀世音菩薩來矣!」隨即合掌,厲聲念佛。逾一小時,囑侍疾者扶之起 坐,面向西方,安祥而逝。時為一九四二年九月二十四日也。

方聖照,居士方子藩之母。三十餘歲,發心學佛。皈依諦閑法師,法名聖照。又 皈依印光大師,法名德裕。平生待人以仁,臨財以義,心甘淡泊,不慕紛華。境緣順 逆,不動其心。但思己失,不見人過。凡弘法利生之事,皆盡力贊助,一擲千金,毫 無吝色。慈豁名剎淨圓寺及放生園,主要由聖照布施興建。印送經書,周濟親友,樂 之不倦。晚年,維護道場,更為殷切。有發心寫經者,睎H喜助成,供給紙筆。每 日未明即起,精勤課誦。臥舖長不過四尺,未能伸足。和衣而睡。間其故,答 說:「被暖榻寬,當然舒適,但易令人貪睡,不肯早起。榻小被薄,臥常不安,利於 早覺,不致影響課誦。」其精進有如此者。曾手書大方廣佛華嚴經二部,以及法華、 楞嚴各數部。平時以華嚴、法華、楞嚴諸大乘經為常課,餘則輪珠念佛不絕。又嘗燃 手燈供佛,所有功德,悉以迥向西方。六十一歲秋季,腹部病淋巴腺瘤。八月初,尚 能強起禮佛。後因延及肺部,不克支持。迨九月二十三日,病勢陡重,請興慈法師就 病榻開示。師至,聖照即合掌致敬,並向師說:「病逾數月之久,為何業障如此深 重?」師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當觀此身如空。身為無始以來業障所生, 業障由於妄想而起。正念生,妄想減,業障除。身且不實,病從何來?故當提起正 念,憶佛念佛。憶佛以能觀想最佳,或單觀『佛』字。念佛六字好,四字亦好,乃至 一字亦好。』更為說道:「以前金山寺有一僧,習禪定,後膺他寺住持,因此心分道 弛。忽病,都為境緣所轉,作不得主。有昔年道伴來視疾,問彼何不將昔日功夫拿出 來。此僧經人喚醒,即提起正念,禪定現前,安祥往生。故知臨終正念,最為緊要。 倘不遇善知識,仍恐輪迴六道,真太可怕。」聖照知之。吹日天明,忽連稱:「觀世 音菩薩來矣!觀世音菩薩來矣!」隨即合掌,厲聲念佛。逾一小時,囑侍疾者扶之起 坐,面向西方,安祥而逝。時為一九四二年九月二十四日也。

許黃氏

逝世前,手結彌陀印置於胸前。逾時,命家屬更衣正首。問: 「已見佛否?」則點首者再。神志清醒,眼神不衰。於大眾助 念聲中,安祥而逝。

許黃氏,家住上海陝西路六O七弄六號。雖不識字,但恭敬三寶,信願真切,念 佛不輟。並勤家人信佛。一九五一年,八十三歲,農曆十二月初九子時往生。往生 前,略感微恙。安睡床上,毫無痛苦,面含笑容,合掌念佛。家屬請助念團為之助 念。逝世前,手結彌陀印置於胸前。逾時,命家屬更衣正首。問:「已見佛否?」則 點首者再。神志清醒,眼神不衰。於大眾助念聲中,安祥而逝。


王九奶

自已則就床端坐念佛。並隨眾誦彌陀經,聲音宏亮,無異平時。 經一枝香時,含笑而逝。趺坐不動,面貌如生。

王九奶,杭州人,其夫行九,故名。父任其華,清末居官,後在杭州清波門塔兒 頭設酒肆。九奶三十餘歲,發心茹素念佛。曾至普陀受五戒,後住杭州巿郊深潭 囗煙水庵。九奶一心念佛,誠求往生。一九五二年,九奶已八十歲。於九月初。 二日,身感不適,要求庵中同修勿外出,並為燒開水泡糖茶,供佛及僧。自已 則就床端坐念佛。並隨眾誦彌陀經,聲音宏亮,無異平時。經一枝香時,含笑而 逝。趺坐不動,面貌如生。


黃德春

念至一、二百聲,母說;「可速燃香,許多佛菩薩齊降矣!」 眷屬中有泣下者,母連連搖手說:「不要哭,念佛要緊!」 眾人念佛約十餘分鐘,即含笑安祥而逝。越三十六小時就殮, 面色紅潤,身體柔軟。

黃德春,優婆夷吳德溫之母也。天性純孝,行世仁慈。憐苦恤貧,樂善好施,見 稱鄰里。皈依印光大師,受五戒。年近五旬,持報恩齋,念往生咒三十萬遍。圓滿 後,始持長齋。德春雖不識字,經勤苦學習,於早晚功課,及地藏、金剛、行願品、 楞嚴諸大乘經,俱能持誦。德春經常去蓮杜打佛七。凡遇法會,無不隨喜。平時家 居,一心念佛。當八十四歲夏季某日,午後入睡,恍憾間見一大佛,住虛空中,高不 見頂。迨入深秋,肝膽病發,經醫治療略恙。乃謂其女日:「我年八十四,縱活百 歲,也無甚奇,還是往生見佛好,不必服藥。」由此一心持名。其女因母年高,欲請 道友助念,以此意達母。母云:「不須煩人,我自己能念。」臨終之日,晚十二時, 忽氣急目閉,但仍念佛如故。問:「有無痛苦?」答:「略感氣促,並不難過。」其 女即跪下擊磬,高聲念佛相助。德春在床,對其女說:「要念得慢些,要念四字佛, 太快跟不上。」眷屬遵命。念至一、二百聲,母說;「可速燃香,許多佛菩薩齊降 矣!」眷屬中有泣下者,母連連搖手說:「不要哭,念佛要緊!」眾人念佛約十餘分 鐘,即含笑安祥而逝。越三十六小時就殮,面色紅潤,身體柔軟。時乃一九五七年農 曆十月初五日也。


茅大藏

二月十一日,念佛微笑往生。世壽七十。荼毗, 獲淡黃色圓潤舍利數十顆。以石擊之,堅固不碎。

茅大藏,逝江天台西演茅人。其母長齋奉佛,大藏自幼即受薰陶,啟發正信。年 十七,于歸陳復初。持家勤儉,性仁慈,濟人之急。從明觀禪師受皈依。中年茹素, 修淨土至切。勸化鄰里,不以為倦。生四子一女.皆能篤信佛教。其季子立均,臨終 瑞相昭著,弘一大師為之傳。晚歲,長子海量迎其居滬。早晚課誦,老而彌勤。暇則 靜坐,從事觀照。一九五八年一月患疾。二月十一日,念佛微笑往生。世壽七十。荼 毗,獲淡黃色圓潤舍利數十顆。以石擊之,堅固不碎。歸葬於天台赤城山。


龍慧銳

自知娑婆緣盡,極樂果熟,請朱陳圓淨來囑託後事。 正念分明,合掌念彿,吉祥而逝。

龍慧銳,蘇北人。家貧,為朱姓作童養媳。九歲,進蘇州對門外小覓渡橋某絲廠 當童工。其夫在蘇州電話局充外線工人。中年感身世貧苦,膝下又無子女,乃歸信三 寶,茹素念佛。皈依印光大師,法名慧銳。嗣即加入馬醫科慶元坊呂慧喬所創辦之淨 宗助念團。勤修佛事,數十年如一日。素性剛直,不事虛偽。每逢佛期上殿,遇有男 女通友,威儀失檢者,輒施責斥。因此人皆敬畏之。於貧苦同道,關懷周至。晚年, 其夫病故,生活益困難,但能安貧樂道,修持不弛。得其同事朱陳圓淨資助,生計始 得無憂。從此念佛更加精進。不久患腹瀉,臥床不起,服藥無效。自知娑婆緣盡,極 樂果熟,請朱陳圓淨來囑託後事。正念分明,合掌念彿,吉祥而逝。時為一九六零年 農曆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五時也。終年六十有七。


王阿英

臨終,身無病苦,面含笑容,謂雅君曰: 「是你度我。阿彌陀佛今來接我,我去矣!」言畢便逝。 室內異香馥郁,經時始散。得年六十八,果獲延壽五年,異矣!

王阿英,浙江定悔人,住上海八仙橋。幼時即患哮喘,迄未癒。一九六二年,阿 英已六十三歲,患病甚危。是歲,其女雅君跪於觀世音菩薩像前.至誠懇禱,求延 母壽五年,誓勸其母吃素念佛。是夜,雅君夢一老婦,領其母女進一廟宇。見殿中 人,身穿黃袍,頭戴冕冠。老婦命其母女近前站立。旁一人,手執黃紙,用毛筆於紙 上畫幾個圓圈。畫畢,遞與冕冠者閱。冕冠者點首色喜,將紙交與另一人,轉給雅 君,並說:「拿去!」於是老婦送其母女出門。遂寤;時恰正月初一。雅君得夢後, 即赴母家,將夢告訴阿英。並說:「母病無妨,已加壽五年,但要吃素念佛。」阿英 接受其女之勸,即發願茹素念佛,病亦日漸痊癒。正月初七夜,阿英夢見地藏菩薩軟 語慰藉。從此每日趺坐三次,默念佛號。於一九六七年二月一日命終。臨終,身無病 苦,面含笑容,謂雅君曰:「是你度我。阿彌陀佛今來接我,我去矣!」言畢便逝。 室內異香馥郁,經時始散。得年六十八,果獲延壽五年,異矣!


丁友竹

「應多讀印老文鈔,句句真實,為行人指明方向。如不遵行,豈不錯過一生。」 正念分明,念佛含笑而逝。容顏不改,一如生前。按佛制火化。

丁友竹,江蘇武進人。丁氏邑之望族,世代行醫。友竹得其家傳,設診所於蘇州 富仁坊,顏曰「愛竹醫廬」。善治外症疔瘡,愈人無數。貧人求冶,多加優惠。其病 勢嚴重者,則令留住診所,悉心調治。開刀敷藥包紮,皆親手為之。嘗日;「如此, 工作雖忙,但對病人患部,可以細心觀察用藥,減輕其痛苦,俾獲早癒。對無力就 醫者,常供給飲食湯藥,好言安慰,使減少憂慮。出家人求治昔,施診給藥,不取報 酬。友竹早歲發心學佛,茹素持戒。大悲咒、普門品、金剛經、彌陀經.列為日課。 中年皈依印光大師。矬U人念佛,歸向淨土。並說:「應多讀印老文鈔,句句真實, 為行人指明方向。如不遵行,豈不錯過一生。」一九七四年,因患痛風,醫治無效。 雖在病中,恃名不輟。至七五年春天,不藥而癒。是年八月十九日,即農曆乙卯七月 十三日農七時,正念分明,念佛含笑而逝。容顏不改,一如生前。按佛制火化。世壽 八十。


姚道明

往生前三月,預知時至。農歷正月二十七日早晨八時, 身無病苦,面向西方,結印坐化。

姚道明,江蘇鹽城伍佑鎮人。皈依了然法師,法名性海。初高鶴年施捨劉莊私宅 為貞節淨土院,安置清修老弱婦女達百餘人。民國十六年,道明受高鶴年委託,負責 該院內部一切事務。領眾行道,不辭勞累。精進念佛,十分專誠。有時道糧缺乏,堅 持與大眾克服困難,共度艱苦歲月,毫不退墮。如是者歷數十年。一心念佛,求生西 方。一九七七年,已八十六歲。往生前三月,預知時至。農歷正月二十七日早晨八 時,身無病苦,面向西方,結印坐化。


何性欽

翌日,沐浴更衣畢,居中端坐,請二位道友左右坐,同念阿彌陀經。 念至一心不亂時,忽然住聲。道友請其續念,性欽雙目微張說: 「西方去!」即安坐不動,自在往生。

何性欽,住蘇州花駁岸。皈依印光大師。終身無親屬照顧,杜門念佛。金剛、普 門品諸大乘經,列為常課。七十四歲得病,歷半年之久。自念業重,持名愈精進。往 生前三日,見觀世音菩薩現身。因對道友說:「我將於明日午後三時往生,可來相 送。」翌日,沐浴更衣畢,居中端坐,請二位道友左右坐,同念阿彌陀經。念至一心 不亂時,忽然住聲。道友請其續念,性欽雙目微張說:「西方去!」即安坐不動,自 在往生。


王慧慈

預示往生之期,請人誦地藏經,助念佛號。所有財物悉數布施,己則只穿 舊衣。香湯漱口,面西右脅臥,神識清楚,毫無痛苦,合掌念佛而逝。

王慧慈,江陰人。索性慈悲,樂於布施。自奉極儉。待人寬厚,少瞋恚習氣。三 十二歲,皈依印光大師,即持長齋。每日早晚誦華嚴、法華,閱讀諸人乘經及印光 大師文鈔。逢十齋日,杜門禁足,手持洪名。極謙虛,不炫已長,琤芮F愧。五 十歲起,持過午不食戒。至七十五歲,立淨室於蘇州烏鵲橋弄,禁足三年,定期 打七,脅不至席。八十一歲十一月初五日,感受風寒臥床。至十一日黃昏,預示 往生之期,請人誦地藏經,助念佛號。所有財物悉數布施,己則只穿舊衣。香湯 漱口,面西右脅臥,神識清楚,毫無痛苦,合掌念佛而逝。二十四小時後, 為結雙跏趺坐,腿甚柔軟。入龕,宛然如生。


林章寬達

囑家屬:「焚香勿斷,已有許多佛菩薩降臨。」往生時,索飲白糖湯,三口。 笑容滿面,念佛不止。俄而念佛聲漸低,安祥往生。

林章寬達,住蘇州臨頓路。三十歲時發心持長齋。初皈依虛雲和尚,法名寬達。 至六十九歲,就雪相法師受五戒。每日半夜一時,即起身禮誦。因不識字,專誠念 佛,或拜或坐,或經行繞念。無論閑忙,佛聲琱離囗。八十三歲正月起,覺兩腿酸 痛,不能行走。延至四月二十九日,停食,只飲水,覺痛止,精神好轉,行動如常。 或問:「如是不食,何以精神反好,身體反健?」答曰:「我說你不信,常有佛菩薩 賜我飲食。如是半月、至五月十四日下午一時三刻往生。前三日預示將去,有人 問:「到何處去?」答:「我到極樂世界去。我已去過,見到佛菩薩。佛對我說,此 處不易到,你可來此再修。」由此常坐床念佛,毫無痛苦。至五月十三日,囑家屬: 「焚香勿斷,已有許多佛菩薩降臨。」往生時,索飲白糖湯,三口。笑容滿面,念佛 不止。俄而念佛聲漸低,安祥往生。


胡了常

至亥時,見佛來,欲起禮拜。因扶起令坐,作合掌低頭狀云:「尚有 三聲佛號,念完即去。」全家及僧俗三十餘人,俱大聲念,了常遂亦 高聲念佛而逝。面帶笑容,室有異香。吹日入殮,頂溫肢軟,香氣猶存。

胡了常,安徽無為縣陳錫周之繼室也。篤信佛法。其夫初不信佛,因為陳述因 果,力勸同修,吃素念佛,並同皈依印公。平素救貧濟厄,凡屬善舉,無不量力而為 之。後因了常久病,身體疲弱,不思飲食。某日正念佛間,恍惚見了兩童子執長旛上 書:「西方接引。」因以告夫日;「此兆於我則幸,於君則不幸。」以己歸西,內顧 無人故。因請僧四位,誦經禮懺,近一月。以祈壽未盡則速癒,壽已盡則速生西方。 從此身心適悅,了無病苦。如是者一月。後復覺不適。知歸期將至,一心念佛,以求 速生。全家都為持念洪名,並請僧換班續念,晝夜佛聲不斷。己則但默隨之。往生之 日,午前令備浴具。浴畢,更衣禮佛,獻香畢,歸即移床向西側臥,唯專念佛,概不 提及訣別等事。至亥時,見佛來,欲起禮拜。因扶起令坐,作合掌低頭狀云:「尚有 三聲佛號,念完即去。」全家及僧俗三十餘人,俱大聲念,了常遂亦高聲念佛而逝。 面帶笑容,室有異香。吹日入殮,頂溫肢軟,香氣猶存。


江味農母

自將衣服鞋子整理就緒,面向西方,雙手合掌,仰望空 中凝眸而笑,泊然往生。雙目已瞑,而笑容猶自可掬。

江味農居士之母。郭太夫人,為人寬仁恭儉,孝敬翁姑,相夫教子,饒有古時賢 母風範。平日不衣華服,不食珍饈。凡事喜躬親操作,不假手旁人。晚年遭逢世變, 家產蕩然,但安之如素。常云:「諸皆受苦,萬法都空,有盛必衰,有生必死,此自 然之理。不明此理,妄生哀樂,那就更加苦了。」太夫人幼奉觀音大士,經常持誦般 若心經。晚年始持長齋,禮誦益虔。日誦心經七卷、彌陀聖號五千聾。每念誦佛號 時,或遇事打差,就從頭再念,不肯含糊放過。其功行嚴密,大抵如此。民國十年 夏,飲食忽減,常以濁世無常,曉諭家人;六月初二日晚上,跌坐床上,眼目合掌, 告味農居士言:「當我去世時,就照這樣子,你看好嗎?」六月上旬,每天但飲米汁 半碗,命其子味農居士講彌陀經。味農居士與家人,輪流侍坐念佛,太夫人甚喜。太 夫人年六十時,耳患重聽,至此忽聽覺靈敏,別室有人作細語,亦能了了聞知。至十 五日旱晨,向助念居士言:「天氣暑熱,可請少歇,時候還早。我到午刻才去呢!」 十二點十分,命人扶起坐定,自將衣服鞋子整理就緒,面向西方,雙手合掌,仰望空 中凝眸而笑,泊然往生。雙目已瞑,而笑容猶自可掬。世壽八十有二,往生後,體軟 頂溫。次日入殮,面色紅潤豐滿,狀如五十許人。


張氏

「你好好領著孩子過吧!我今天要往生佛國了。」夫以為戲言,不應, 仍去碼頭拉車。張氏又囑其二子曰:「我今天要往生到極樂世界了! 你們倆好好聽父親的話,不要淘氣。」張氏將家務略微收抬,便洗臉、 梳頭,換上淨衣,在床上面西趺坐,念佛往生。

張氏,青島人,生有一子一女,家境貧寒。其夫在海港碼頭拉車為生,張氏注青 島市內湛山精舍附近。精舍內有佛學會,每逢禮拜日,淡虛法師常來此講經。張氏藉 此因緣,皈依三寶,得聞佛法。二十六年冬,一日清晨,忽謂其夫曰:「你好好領著 孩子過吧!我今天要往生佛國了。」夫以為戲言,不應,仍去碼頭拉車。張氏又囑其 二子曰:「我今天要往生到極樂世界了!你們倆好好聽父親的話,不要淘氣。」二子 尚幼,不喻其意,遊戲如故。張氏將家務略微收抬,便洗臉、梳頭,換上淨衣,在床 上面西趺坐,念佛往生。及二子回房,見母已逝,哭著到鄰家送信。鄰人聞訊趕至, 見張氏往生已多時。其夫由碼頭回來,痛哭一場,因家貧無以為殮,乃由佛學會諸居 士湊款,處理其身後事宜。大光法師記之如是。


陳智奇

老太言:「不須多言,我自知時至。」即在佛前焚香而坐。唱云: 「垃圾送東方,我即往西方。」言畢,含笑而逝。

陳智奇,蘇州人,人皆呼之為陳老太,住蘇州文山寺前一號。曾皈依印光法師, 賜法名智奇。後又皈依虛雲和尚,賜法名寬容,老太夙具善根,幼年即知隨母念佛。 中年夫亡,無子女,生活非常清苦。老太秉性溫和,遇事能忍,喜助人,不因經濟困 難而有所吝嗇。每天持誦楞嚴咒、大悲咒、普門品、金剛經,以及彌陀諸大乘經,從 不間斷。老太深知生死事大,精進懺悔,一心念佛,誓求往生。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 六日,上午十時左右,有蓮友某送菜來、推門入內,老太云:「你來得正好,請你幫 助我揩身,換好淨衣。」蓮友見此情況,心中已經明白,即勸令念佛。老太言:「不 須多言,我自知時至。」即在佛前焚香而坐。唱云:「垃圾送東方,我即往西方。」 言畢,含笑而逝。世壽八十有二。


徐了法

居士說:「請你們輕聲,念得慢些,否則我要跟不上的。」其時, 左右鄰居都來觀望,居士口角微動,面容如常。俱云:「徐老太還 在念佛呢!」殊不知居士已在大眾念佛聲中,安祥往生矣!

徐了法,江蘇無錫人,住上海雲南南路餘慶里十一號。青年奉佛。中歲夫亡,無 子女,孓然一身。居士於宏法利生事業,頗具熱忱。領眾結社,虔心念佛,曾參禮各 地名山道場。凡出家二眾,以及念佛居士有困難需人援助者,召之即至。侍奉病人, 及臨終助念,皆能盡力而行,不辭勞苦。居士體力甚弱,後忽患乳癌,仍自告奮勇, 不顧安危,侍他人疾,毫無倦容。居士家境貧困,依靠變賣衣物渡口,從不向人乞 助。或有人以財物饋贈者,必於佛前懇切迴向。往生前,已家徒四壁,只留下一供佛 木櫃而已。時所患乳癌,已屆晚期,且因患有其他疾病,不能施行手術,自知醫藥已 無法挽救,因此在觀音菩薩像前,懇切祈求往生淨土。時患部潰爛,膿血交流,竟亦 不感疼痛。一九七七年,農曆七月初一日上午十一時往生。往生前,預知時至,自說 七月初一就要往生。及至初一,八點多鐘,居士吃西瓜後,對在旁侍疾者盲:「你們 趕快為我燃香,大士法駕到了。」並請人扶起,雙手合掌,向南窗作禮,口稱大士聖 號。少頃復行臥倒,是時在旁侍疾者,皆厲聲稱揚聖號。居士說:「請你們輕聲,念 得慢些,否則我要跟不上的。」其時,左右鄰居都來觀望,居士口角微動,面容如 常。俱云:「徐老太還在念佛呢!」殊不知居士已在大眾念佛聲中,安祥往生矣! 壽七十有一。


楊徹年

明日六時決定西去。眾益竭誠念佛。次日時針正指六時,即端身正坐,在念佛聲中,泊然而寂。

揚徹年,陝西省扶風縣西佐村人。夫姓趙。年二十四失偶,志守節孝於趙氏之 門。善事翁姑,竭盡孝思。扶養夫弟之子女如己出。與諸姑娌和睦共處,約己任勞而 不怨。與親友鄰里往來,溫良恭謹而無爭,人皆以賢善稱之。氏性好清靜,喜修善 行。皈依良卿法師,師教修淨業,遂長齋念佛,期生淨土。精進修持,夙夜匪懈者三 十餘年。一九八零年十一月臥病,雖不能跪拜禮誦,仍靜坐修觀。臘月初旬沉荷漸 癒,恢復禮誦如平時。但謂其家人曰:「汝等勿以為我病好轉,正月間決西行矣!」 家人見其四體輕安,不太在意。其侄媳李鳳霞,夙具善根,甚愛伯母,即請僧打七, 為其伯母祈求消災延壽。除夕之夜,方淨壇起七,四眾咸集。氏獨自整衣物及儲存, 分贈親友僧眾,請為臨終助念。眾感而從之。翌年正業初五晚十一時許,氏忽請眾休 息,並謂明日六時決定西去。眾益竭誠念佛。次日時針正指六時,即端身正坐,放念 佛聲中,泊然而寂。壽七十六。三小時後,頭頂尚暖,四體柔軟,狀態安祥,宛如生 前。氏往主後,家人有夢見人來門上張貼獎狀耆.有夢人持五色花獻於其像前者。


吳正果

左脅而臥。至午夜十一時半,萬籟俱寂,於助念聲中安然而逝。 次日更衣,四肢柔軟,唇頰紅潤,面目如生。 荼毗得五色舍利花,青者二十餘顆,黃者十畿顆,綠者幾塊, 赤者十幾顆,白者大如棗一顆。

吳正果,延陵吳公保和之三女也。年二十一,于歸杜門。貧無居室,寄住同村吳 氏家。而安之若素,曾不以已之出身豪富而稍有怨尤。居士雖居寒素,刻苦自勵,克 勤克儉,積分聚文。歷十餘載,終營住宅一所。移家時,房東不捨,泣以送。居士亦 泣。爾後凡逢年節,必備禮慰問,不忘借住之情。居士一生,為人正直,心地善良, 性情謙和,勤勞節儉,樂助好施。奉姑孝,教子嚴。處鄰有道,口碑鄉里。居士自幼 仰慕三寶,四十歲起持長齋。六十八歲隨子抬峰來江浦,住獨峰,正式皈依三竇,法 名正果。自此矢志西方,足不出戶。日常勞作之外,唯以彌陀是念。年過九十,而精 神聰明如常人。九十四歲猶生新牙三顆,斯亦異矣!一九八五年元月十日,因感風 寒,下午七時.微見不適。俄而平復,左脅而臥。至午夜十一時半,萬籟俱寂,於助 念聲中安然而逝。次日更衣,四肢柔軟,唇頰紅潤,面目如生。瞑目閉囗,如在睡眠。 三日入缸,圓七舉火。荼毗得五色舍利花,青者二十餘顆,黃者十畿顆,綠者幾塊, 赤者十幾顆,白者大如棗一顆:見者皆讚嘆,識者謂此乃往生之證也-居士生於一八 九零年二月十五日,世壽九十四。

圓徹法師頌云:

百年彈指即成空,噩耗驚傳亦意中。
聊幸即生躋解脫,珠花舍利惠群蒙。


陳依仁女

女聞父言,一心殲悔,繼續念佛七日。至七期圓滿,又見阿彌陀佛現前。 即端坐合掌,在念佛聲中含笑而逝。

陳依仁居士之女〔忘其名〕,從小持長齋,知念佛法門。年十九,自知往生時 至,由其母邀集淨友多人,念佛送其往生。當時女即言:「已親見阿彌陀佛,端坐合 掌,正待示寂。」其時助念人中,有一比丘尼,頻以手撫其頂,且令其母以銀置其口 中。〔此乃當時風俗習慣。〕其母正在念佛,搖手示意,而此尼仍喋喋不休。此時女 忽厲聲云:「我西方去不成了!」都是這位比丘尼害我的。我已親見到佛來接引,我以 右手緊牽住佛的衣袖,乘空向西而行。我雖跟佛去了,你們念佛,以及一切行動,我 最明白清楚。該尼用手摸我頭頂,又要我母親把銀放在我的嘴堙C我一聽到就不高 興。不料此心一動,阿彌陀佛就不見了。」其父陳依仁居士,聞言即云:「這實在太 可惜了,但還不妨事。你已有多年修持功德,可速加緊恭持聖號,必能如願往生。」 女聞父言,一心殲悔,繼續念佛七日。至七期圓滿,又見阿彌陀佛現前。即端坐合 掌,在念佛聲中含笑而逝。


回第一篇


這就是助念往生的最莊嚴佛號
等抓檔完會現出來!馬上好了,勿離開!


updated 1998/5/15
回心明主頁



1999/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