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種決定清淨明誨 ---( 禪修大德的必讀經典 )

楞嚴經 原文(精彩翻譯在下面)

阿難整衣服,望大眾中,合掌頂禮,心跡圓明,悲欣交集;欲益末來 諸眾生故,稽首白佛:「大悲世尊!我今已悟,成佛法門,是中修行,得 無疑惑。常聞如來,說如是言:自末得度,先度人者,菩薩發心;自覺 已圓,能覺他者,如來應世。我雖末度,願度末劫一切眾生。世尊!此 諸眾生,去佛漸遠,邪師說法,如恆河沙,欲攝其心,入三摩地,云何令 其安立道場,遠諸魔事,於菩提心,得無退屈?」

爾時,世尊於大眾中,稱讚阿難:「善哉,善哉!如汝所問:安立道 場,救護眾生,末劫沈溺,汝令諦聽!當為汝說。」阿難大眾,唯然奉 教。

佛告阿難:「汝常聞我毗奈耶中,宣說修行,三決定義:所謂攝心為 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阿難!云何攝心,我名為 戒?若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淫,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 塵勞,淫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淫,必落魔 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諸魔;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 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熾盛世間,廣行貪淫,為善知 識,令諸眾生,落愛見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斷心淫, 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一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淫,修禪定 者,如蒸沙石,欲成其飯,經百千劫,衹名熱沙。何以故?此非飯本,沙 石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縱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輪轉三 途,必不能出,如來涅槃,何路修證?必使淫機,身心俱斷,斷性亦無, 於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阿難!又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殺,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 昧,本出塵勞,殺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殺, 必落神道;上品之人,為大力鬼,中品即為飛行夜叉、諸鬼帥等,下品尚 為地行羅剎,彼諸鬼神,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 之中,多此神鬼,熾盛世間,自言食肉得菩提路。阿難!我令比丘,食五 淨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無命根,汝婆羅門地多蒸濕,加以沙石,草 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來 滅度之後,食眾生肉,名為釋子。汝等當知是食肉人,縱得心開,似三摩 地,皆大羅剎,報終必沈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殺相吞,相 食末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汝教世人,修三摩地,次斷殺生;是名如來 先佛世尊,第二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殺,修禪定者,譬如 有人,自塞其耳,高聲大叫,求人不聞,此等名為:欲隱彌露。清淨比 丘,及諸菩薩,於岐路行,不蹋生草,況以手拔?云何大悲,取諸眾生, 血肉充食?若諸比丘,不服東方絲綿、絹帛,及是此土,靴履裘*、乳酪 *蝴,如是比丘,於世真脫,酬還宿債,不遊三界。何以故?服其身分, 皆為彼緣;如人食其地中百穀,足不離地。必使身心,於諸眾生,若身身 分,身心二途,不服不食,我說是人真解脫者。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 如此說,即波旬說。

阿難!又復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偷,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 三昧,本出塵勞,偷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 偷,必落邪道;上品精靈、中品妖魅、下品邪人,諸魅所著;彼等群邪, 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 世間,潛匿奸欺,稱善知識,各自謂已得上人法,眩惑無識,恐令失心, 所過之處,其家耗散。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捨貪,成菩薩道。諸比 丘等,不自熟食,寄於殘生,旅泊三界,示一往還,去已無返。云何賊 人,假我衣服,裨販如來,造種種業,皆言佛法,卻非出家,具戒比丘, 為小乘道,由是疑誤無量眾生,墮無間獄。若我滅後,其有比丘,發心決 定,修三摩提,能於如來形像之前,身然一燈,燒一指節,及於身上*一 香*;我說是人,無始宿債,一時酬畢,長揖*世間,永脫諸漏;雖未即 明無上覺路,是人於法,已決定心。若不為此,捨身微因,縱成無為,必 還生人,酬其宿債,如我馬麥,正等無異。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斷偷 盜,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三決定,清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偷,修 禪定者,譬如有人,水灌漏*,欲求其滿,縱經塵劫,終無平復。若諸比 丘,衣缽之餘,分寸不畜,乞食餘分,施餓眾生;於大集會,合掌禮眾, 有人捶*,同於稱讚。必使身、心二俱捐捨,身肉、骨血與眾生共;不將 如來不了義說,迴為己解,以誤初學;佛印是人得真三昧。如我所說,名 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阿難!如是世界,六道眾生,雖則身心無殺、盜、淫,三行已圓; 若大妄語,即三摩地不得清淨,成愛見魔,失如來種。所謂末得謂得,末 證言證,或求世間尊勝第一,謂前言人:我令已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 阿那含果,阿羅漢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諸位菩薩。求彼禮懺,貪其供 養。是一顛迦,銷滅佛種,如人以刀,斷名羅木,佛記是人,永斷善根, 無復知見,沈三苦海,不成三昧。我滅度後,勒諸菩薩,及阿羅漢,應身 生彼末法之中,作種種形,度諸輪轉。或作沙門,白衣居士,人王、宰 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婦、姦偷、屠販,與其同事,稱讚佛 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終不自言:我真菩薩,真阿羅漢,泄佛密因, 輕言末學。唯除命終,陰有遺付。云何是人,惑亂眾生,成大妄語?汝教 世人,修三摩地,後復斷除諸大妄語,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四決定,清 淨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其大妄語者,如刻人糞,為*檀形,欲求香 氣,無有是處。我教比丘,直心道場,於四威儀,一切行中,尚無虛假, 云何自稱,得上人法?譬如窮人,妄號帝王,自取誅滅,況復法王,如何 妄竊?因地不真,果招迂曲,求佛菩提,如噬臍人,欲誰成就?若諸比 丘,心如直絃,一切真實,入三摩地,永無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薩, 無上知覺。如我是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重點

如以淫戒來說,世界六道中的眾生,都是因有淫欲,才有性命,所以受生死的拘縛, 輪迴六道,生而死,死而生,相續不斷. 無由解脫。

又各世界六道中的眾生,若心中沒有殺念,就不會隨著殺業生死相續, 因為眾生既沒有殺生害命的心念,就不會有殺生 害命的行為,這樣就不會欠他人命債, 以至冤冤相報,沒有了期。

再其次是各世界六道中的眾生,心中若沒有偷盜的意念,是真持戒, 將不會隨著盜業,生死相繼。

若是犯大妄語,他的三摩提仍不得清淨,必成愛見魔。

因貪愛名利,妄生邪見,以為自己證齊先聖,致為愛見二魔所劫持,失卻修證如來的 因地本心。以求別人向他禮拜懺悔,貪求供養。這是永斷善根的人,所以佛記這種人, 永絕善根,不會再生正知正見,長沉淪於三惡道的苦海之中,縱得禪定智慧, 不過更助長魔業,不可能成就真正的三昧o


當時阿難,於大眾中,整衣而起,合掌頂禮,因心跡圓明,不禁悲欣交集, 為了讓未來的眾生,也能同沾法益,特又稽首稟佛:﹁大悲世尊!我現在已領悟了 成佛的法門,決定依照修行,不再有任何疑惑。但常聽如來說: ﹃自己尚沒有得度, 願先度人的,是菩薩發心,自己的覺行已經圓滿,又能夠使他人覺悟的,是如來應世。 ﹄現在我雖然尚未得度,但願能普度末劫一切眾生o

世尊!這些末劫的眾生,距佛住世時節,將一代遠過一代,根性也自然漸趨下劣, 那時邪師說法,多如恆河沙數,又沒有機緣親聽佛陀教誨,必然魚目混珠, 使人邪正莫辨,難免受邪說的蟲惑:對將來初發心學道的眾生,欲使他們專心致志, 從聞、思、修以入三摩地,當然是很難的。將耍如何使他們建立道場,避免邪魔外道 的蟲惑與擾亂,而不至退失菩提道心呢?﹂

世尊,聽了阿難的啟請,當著大眾稱讚阿難說:﹁好極了,你能提出這樣的問題, 就是菩薩發心,為了救護末劫眾生.使免於沈溺苦海,特問我要如何建立道場, 以使末世眾生,能攝心修行,現在你仔細的聽著,我當為你作詳細的說明。 ﹂ 阿難及大眾,都肅然應諾,靜待教誨o

佛告阿難;﹁你不是常聽我講戒律的時候,說到修行,有三項先決的原則嗎? 是那三項呢?就是所謂攝心以為戒,因戒而生定,由定而發慧,戒、定、慧 三者具備,不但不會再漏落於欲界、色界、無色的三界,且不會漏落於空、 有二邊,這就是名為三無漏學,如缽盆盛水,決不會有所漏失。

阿難!我為什麼說攝心為戒呢了因為心是戒的根本,人若沒有犯戒的心理或意念, 自不會發生犯戒的事實:如以淫戒來說,世界六道中的眾生,都是因有淫欲, 才有性命,所以受生死的拘縛,輪迴六道,生而死,死而生,相續不斷.無由解脫。 若於淫欲一事,不但沒有交媾的淫行,根本就沒有淫欲的心思和意念,當然不會隨看 淫業生死相繼了。如何持戒,以下有四項清淨明確的訓誨,當仔細的聽看。 你現要修耳根圓通的三昧,本來是希望超出見惑與思惑所引生的塵勞;如果不能 斷除淫心,就不能斷見思二惑,也就決不能超塵絕俗,縱然多智,甚至禪定現前, 若沒有斷絕淫念,倘偶有思維,就會有欲境隨著而起,欲莫勝於魔,必落入魔道: 以福報的厚薄,分為上中下三等,上等的為魔王,中等的為魔民,下等的就成為魔女。 這些妖魔,各有徒眾,都說自已已證無上道果。

我滅度之後,末法時期,這種妖魔,將會充斥世間,以示現神通智慧,秘密的教人行淫, 造成淫亂風尚。並冒稱善知識,誘使眾生,墮人愛見深坑,不能自拔,一陷邪途, 永失進趣菩提道果的正路。因此自今以後,你教世人,凡修習三摩地的,必須心 不生淫念,身不起淫行,這是如來與過去諸佛,第一決定性的清淨明確訓誨,不能更易。 阿難!若是不能斷除淫欲,而修禪定,以求證佛所證的妙覺菩提佛果,那是不可能的: 正像有人蒸沙石欲求成飯一樣,就是蒸上百千萬劫,也祇能名為熱沙,終不能成飯, 因為沙石根本不是做飯的原料。你以淫欲的根身,欲證菩提妙果,縱然獲得妙悟, 皆是淫業根本,既有淫欲種子,遇緣便發,由是惡業日增,必至輪轉三途,終不能出, 與蒸沙而徒現熱相,終不能成飯一樣,怎麼能夠修證如來涅槃道果?必須要使身上 淫機,心中淫念,兩皆斷除,以至能斷的斷性也不著,於求證佛的菩提道果,才有希望。 如我這樣說的,名為佛說,若不是這樣說的,或說淫念淫行,不礙真修等等, 就是魔說。

阿難!又各世界六道中的眾生,若心中沒有殺念,就不會隨著殺業生死相續, 是為真正持戒,可以真修三昧了。因為眾生既沒有殺生害命的心念,就不會有殺生 害命的行為,這樣就不會欠他人命債,以至冤冤相報,沒有了期。你修耳根圓通, 欲人三昧,原是希望超出生死塵勞,若是殺心不除,必與眾生結怨連禍,循環償債, 永不能脫離生死塵勞。縱然多智,明瞭殺性本空,又能出入禪定,反以這般禪定智慧, 助長殺業,必墮落神道,以其福報的勝劣,也分上中下三等,上等的禪定智慧, 勝於殺業,神通廣,福德大,就為大力鬼,如天行夜叉山嶽等神,受人尊奉稱王稱帝 的一類。中等的禪定智慧,與福德相等,就為飛行夜叉及鬼神等,如山林城隍之類。下 等的神通有限,福報也小,就是地行羅剎之類了。這些鬼神,也各有徒眾,都自偽稱 已證得無上道果。我滅度以後,於末法時代,這類鬼神,將遍滿世間,倡言吃眾生肉, 並不妨礙菩提正路,一樣可以修道證果。

阿難!我所以允許此丘,吃不見殺,不聞殺聲,不疑為我而殺,以及自己死的, 鳥食剩的等五種淨肉,那是我的神力變現的,並沒有真正的生命。因為你婆羅國, 地多蒸濕,又遍是沙石,不但不產五穀,而且草木不生,無以為食,我特以大悲 神力所加,為順眾生觀念,假名為肉,使你們有物可以充飢,藉以滋養身命罷了。 怎麼在如來滅度之後,真正吃眾生肉的人,還可以稱為釋迦如來的出家弟子呢? 你們應當知道,這種吃肉的人,縱然因修行而暫時心境開悟,也不過相似三摩提, 終不是真正的三摩提。殺心不除,現生為大羅剎,報盡命終,必沈淪於生死苦海, 決不是真正的佛弟子。這類的眾生,互相殺害殘食,欠命索命,展轉循環, 根本沒有了期,怎麼能得解脫,超出三界? 所以你當教世間人,欲修習三摩提,其次是耍所絕殺心,永除殺業,這是如來與 過去世尊,第二種決定性的清淨明確教誨,不能更易。阿難!修禪定的人, 若不能斯除殺心,就如有人自塞其耳,然後高聲大叫,以為別人也聽不到,實在祇是 欺瞞自己,這就叫做欲蓋彌彰。 清淨的比丘,一切菩薩,在路上行走的時侯,腳尚不踏生草,何況以手拔除, 仁慈愛護並及草木,一個有大悲心的人,怎麼會取眾生的血肉,以充自己的口腹?

若是你們比丘,不穿東力的絲、綢、絹、帛的衣服,不看這本國的靴履裘,不食 乳酪醍醐,這樣的比丘,已真得解脫,現生不過是酬償宿債而已,待宿業完全清了, 方不再來三界,輪轉生死。為什麼呢?穿看絲絹靴裘等,雖然不是眾生身肉, 但也是身上的一部分,皆是和眾生結了不解之緣,如人須吃由地上出生的百穀, 足就不能離地。必須要使身體興心理,於一切眾生的身體,或身體的一部分,皆不穿, 不吃,而且沒有想吃想穿的心念,我說這種人,就是真正的解脫了。如我這樣說的, 名為佛說,不這樣說的,如說吃肉不礙菩提正路等,就是魔說。

阿難!再其次是各世界六道中的眾生,心中若沒有偷盜的意念,是真持戒, 將不會隨著盜業,生死相繼。你既發心修習三昧,原是耍脫出塵勞的拘縛, 若是偷心不除,將是徒勞無功,決不能達到出塵的目的。縱多世智辯聰,又獲 得有漏的禪定,如果不斷除偷心,以有邪慧邪定,助長盜業,終必沈淪,墮落邪道, 依邪定邪慧的深淺,也分上中下三等,上等的為精靈,如竊取日月的精華,天地的 靈秀,附山託水,誘惑別人祭祀之類。中等的妖魅,盜吸人物的津液,山林的氣 潤,這就是魍魎伺隙作祟之流。下等的為邪人,如賦性陰險,居心邪僻,或受妖魅 附體,或為精靈著身,裝神扮鬼,妄言欺世,眩異惑俗之徒。這類妖怪邪魔, 也都各有徒眾,邪知邪見,傲慢狂言,稱師道祖,受人尊敬供養,各自以為得 成無上道果。

我滅度以後,於末法時代,這類妖魔將會充斥世間,行跡詭祕,匿詐藏奸,欺世盜名, 或預言災異,或卜人禍福,偽裝善知識,各自偽稱得菩薩法,或誇耀神通,蠱惑無知, 恐嚇欺詐,無所不為。我恐怕末世眾生,迷昧本心,受這些妖邪誘惑,耗盡家財, 所以我教比丘,隨方乞食,使捨棄貪心。但為滋養身命,不妄貪求,俾成菩提道果, 使比丘等,知身如幻,悟世間無常,不過暫時寄居人間,旅泊三界,如同過客,此生若 了,不會再來,這樣行持,才不愧為真正的佛弟子。欲竊取利養的人,假藉我的法服, 偽裝僧尼,裨販如來,詭言異行,皆冒稱一乘佛法,卻又毀謗真正出家而持具足戒 的比丘,為小乘道,自稱大乘菩薩。致使無量眾生,心生疑惑,以正教為小乘,不足 取法,由是妄起毀謗,捨正趨邪,一盲而引眾盲,皆墮無間地獄,解脫無期,妖言 邪說,害人害己,至為可畏!

若是我滅度之後,如果有比丘,決定發心修習三摩提,祇要他能在佛像之前, 燃一盞燈,或燒一節手指頭,甚至在身上燃一柱香,我說這比丘,無始以來,所有 的宿債,就能一時償清,從此永別世間,脫盡見思諸漏。雖沒有立即明白無上妙覺 的菩提正路,但是對圓通法門,必已信心堅定,沒有懷疑了。若不作這樣捨身的微 妙因緣,以求懺除舊業,縱然得成無漏,高證佛果,仍須再生人間,酬償宿債, 就如我前在舍衛國的昆蘭邑中,吃食飼馬的麥飯故事一樣。因我從前在因地的昆婆司 佛時代,一天有國王供佛及僧,特為一不能應供的病比丘請攜一分,歸與病僧食用 ,經過一梵志所居的山林,梵志聞香,不肖的譏諷說:﹃這種鬚頭沙門,應該吃飼 馬的麥,為什麼給他這樣珍饈美食。﹂他所教育的五百個童子,也附和看這樣說, 所以同時受報。當時的梵志,就是我的前身,五百童子,就是現在的五百羅漢,祇因 往昔曾詬罵佛僧,今雖成佛,仍須償還這般宿債。你以後教世人修三摩提,已知淫能 障定,殺心違慈,皆應先斷,其次就該斷絕偷盜的心念了。這是如來與過去諸佛, 第三種決定性的清淨明確教誨,不能更易。

阿難!若不斷除偷心而欲修禪定的人,就如有人將水灌入漏壺中一樣,想要盛滿, 縱然灌上微塵數劫,也是不能灌滿的。
若是各位比丘,除三衣一缽之外,分毫不蓄,乞來的食物,如果有剩餘,也再施 給飢餓的眾生,於大法會中,以平等心,合掌禮拜四眾,有人打罵,也和聞人 稱讚一樣,怨親一視同仁,必定要身心兩忘,與眾生為一體。不將如來那些權宜的 教法,曲為掩飾自己的過咎,以至遺誤已發心的學人,佛就印可這種人,一定偷心 斷盡,得真三昧。如我所說的,名為佛說,不這樣說的,就是魔說。

阿難!這些世界上六道中的眾生,雖然身心都已斷除殺、盜、淫等心念與行為, 慈行、捨行、梵行等三行滿圓,若是犯大妄語,他的三摩提仍不得清淨,必成愛見魔。 因貪愛名利,妄生邪見,以為自己證齊先聖,致為愛見二魔所劫持,失卻修證如來的 因地本心。譬如本來沒有得菩提道果,卻妄言已經獲得:本來沒有親證涅槳,卻說 已證,或是為了貪求世間的名聞,使眾生尊崇他為也間殊勝第一,他認定什麼果位 最高,就言自己已得到了什麼果位,所以常對人宣稱;﹁我已證得須陀洹果, 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道。﹂或稱得辟支佛乘,或稱至十地菩薩等果位 ,或十地以前的十住,十行,十迴向等三賢菩薩位,以求別人向他禮拜懺悔, 貪求供養。這是永斷善根的人,如人將刀,砍斷多羅木一樣,永不會再活,所以 佛記這種人,永絕善根,不會再生正知正見,長沉淪於三惡道的苦海之中, 縱得禪定智慧,不過更助長魔業,不可能成就真正的三昧o

我滅度以後,法弱魔強,邪說紛生,為了摧邪顯正,雖差遣許多大菩薩、大阿羅漢, 運用各種身份形態,生於各種世界,往來六道之中,救度輪迴中的眾生,或為清淨 的此丘,或是白衣居士,或作國王、大臣、高官、賢達,或為童男童女,甚至妓女 寡婦,姦偷屠夫,販夫走卒,先與他們同事,得到他們的歡心,以為臭味相投, 然後相機讚揚佛乘教法,使他們轉迷為悟,棄邪皈正,由是身心入於正定。

但是這 些大菩薩、大阿羅漢,始終不會自向人說;﹁我是真正的菩薩,我是真的阿羅漢。 ﹂而將佛的密旨因由,隨便泄漏,輕浮地告訴末世的初發心學人。惟當臨命終 時,尚有末了因緣,暗有遺囑的例外。那裹有大肆宣揚,自已是證什麼果的人, 以惑亂眾生,分明是欺世盜名的大妄語,終必沉淪,難脫生死。你以後教後世 初發心人,欲修三摩提,除斷淫、殺、盜三心外,還須斷除大妄語這是如來 和過去諸佛第四種決定性的清淨明確教誨。

阿難!若不能斷大妄語,欲修三摩提,就如有人刻乾糞,作栴檀香木的形狀, 欲求它散發香氣一樣,根本沒有這個道理。我常教比丘說,正直的心,就是道場, 於行住坐臥四種威儀中,尚且要直心直行,不能虛假的裝模作樣,怎麼能夠妄自尊大, 說自己已得大小乘果位及上人的大法?譬如窮苦人,妄自稱王稱帝,徒招滅門 誅族之禍;何況法王至尊,怎可妄自竊稱?以不是真常的因地心,而求真常的菩提 佛果,自難免迂迥曲折,致求進反退,求昇反墮,如人以口,欲自咬肚臍,終不能及, 既作大妄語,已斷菩提種性,尚希望誰能有所成就呢?

若是各比丘,心直如弓上的弦,自然一切行持,都會真實而沒有虛假 這樣才能 直入三摩提,永遠沒有魔事魔行,我就印證這種人,真正成就菩薩無上覺道的因地心 凡如我所說的,就是佛說,否則就是魔說。


回心明主頁


199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