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有善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天公疼憨人!


(天較疼愛憨厚的老實人.....)

郭惠珍醫師 著

當內科住院醫師第一年,有一夜,在加護病房值班時,急診室送上來一位心肌 梗塞的病人,呼吸停止昏迷不醒,面孔舌頭都已紫黑,心電圖和驗血報告顆示心臟 已有很嚴重的破壞,依主任的經驗,比他輕微的梗塞都救不活了,示意患者家屬要 有心理準備。

我依例一面念佛,一面插管急救,點滴藥物已用,但血壓完全量不 到,仍昏迷,患者也不能自己呼吸,患者的妻子哀傷地說:『人家說天公疼憨人, 天公怎麼沒疼我?』『醫師請您盡量救,即使救起來是植物人,我也願意照顧他!』 我感覺到她確有一種憨厚的誠懇,就勸她說:『人在大難之中,要發大願,念佛 ,才能突破。』她說;『大願怎麼發?』我說:『憑您的虔誠自己發。』她不假 思索說:『從現在起我們夫婦長素念佛,他是老師,好起來能弘揚佛法。』我給 她和幾個核子一人一串念珠,說;『今夜在加護病房外,您們乾著急也沒用,不如 安下焦急的心,一人念一萬聲阿彌陀佛,求佛加被,佛力不可思議,我們盡力救, 您為他念佛,假如他壽命已終,也可往生極樂。』

那夜我們三位醫師望著心電圖監 視器,調整藥物,由晚上七、八點到半夜三點多,其中一位醫師感歎『我們三人守 了一夜,只守一個血壓量不到的人!』(不用機器他不會呼吸。)然而四、五點他 血壓奇蹟似回升,人也漸清醒,末學趕緊打開加護病房門要告訴他家人,門一開, 全家一排人念佛,懇切至誠的面孔,令我感動得含淚,他的孩子在一張紙上寫著; 『爸爸!我多麼希望您再睜開慈祥的眼睛。』

一位青年來探望,哭得令我以為 是他的家人,然而這青年卻說:『他是我的老師,當年他自己住著搭在人家圍牆外 的簡陋房屋,把薪水都奉獻栽培我們這些學生,假如沒有老師,就沒有今天的我, 醫生請您一定要救他。話未說完又哭了,末學才知道這位患者曾經當選『十大愛 心老師』。他醒來後,還足足三天須呼吸機才能呼吸,但他卻能念佛:他除了心肌 梗塞還有不輕的肺結核,然而,他竟活生生走路出院了,而且還曾回來找末學一起 印經。

每一位醫師看心電圖、驗血報告,再看看他的恢復,都覺得不可思議!大家 都說是有因果善有善報的事....


殺豬屠夫的微笑!!

有一位患者雖然是屠夫,平常待人誠直寬厚,殺豬是其父母親傅下來的職業, 他說;「我們也不好去改它,也不懂去改它。」他小的時候就有人教他念「阿彌陀 佛」,他每次看到佛像的時候,就合掌念三聲:「阿彌陀佛」。很難得的是,他說 他不為自己祈求,而希望佛能夠保佑一切眾生,他說:「佛怎麼能夠只保佑我一個 人呢?」我說:「對!這觀念非常的正確。」他殺豬雖然殺了很久,但是他的心地 算是善良,來探望的親友多有蒙恩、讚歎者,只是他不懂得殺豬是害眾生要受果報 而已!

後來他得了下咽癌數年間,喉嚨整個都被癌所侵犯,雖曾做過治療,但又復 發起來。他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咻!咻!咻!」呼吸就這麼困難,一直發出按鋸般 的音聲,一口痰吞不下去,也沒辦法吐出來,喉部就如被勒緊了,每一喘息都是苦 楚折磨,他告訴了末學,他體會到豬被宰殺的慘痛,他至誠懺悔了。他沒有辦法吞 嚥,只好插管,可是他在觀念上能夠想開,又能發大善心,念佛求生淨土,面容就 和其他病人憂愁的面容不一樣,他告訴我說:『郭醫師妳看我的身體還有那一部份 可以用?』『我的角膜可以捐給人家嗎?』『我的心臟還好嗎?可以捐給人家嗎? 能夠捐出來的都幫我捐出來吧!因為如果犧牲我一個人那是不要緊的,只要讓別人 能夠舒服就好了。』我說:『真不愧是菩薩的心境啊!』就告訴他:

『一個人的一 生一種榜樣,你一對角膜只能給一個人,他有了角膜,能睜開眼睛,然而要因『看 見﹄而生喜或生怒還不知道哪,也許他用這個眼睛每天看令他憤怒的事情反而懊惱 ,一個人有眼睛有肉眼,並不見得就會幸福,如果不會運用的話。作換心手術也 不一定能使人幸福,——假使他沒有了解真正的道理。』。我並非不願需要器官移 植者,能重獲健康幸福,而是,真能受割身之痛而心安然無悔無嗔,須有大『道力』 :而且,一位癌病患者即使有大善心,願活時當下捐出器官,接受者能不能忌諱自 己因此患癌病嗎?然他此心極偉大、難得,不可阻之,故告訴他;「你現在好好念 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乘願再來度眾生,只要你在這個時候能夠奮力,在最後能夠 努力登上蓮台,一個人的一生就是一種榜樣,你可以幫助許許多?人打開心眼,看 見清淨的極菜世界!

他說他殺豬一生,原先是因為經濟情況不行,不殺豬沒有辦 法過活,後來發現他殺豬一生所賺來的錢不夠他付醫藥費而且還欠債,更難過活! 大家常有一些「不怎麼樣不行」的說辭,雖然知道不合佛法,也繼續把它做下去, 等到其有一天發現「不行」的時候,回頭一看,會發現你一生也許因為這個而賺得 什麼,但是到後來所要賠出的代價和痛苦,遠勝於所曾賺得的些微名利。

他住院中 .有幾位蓮友都曾經去為他念佛,講說佛法。出院回家後,臨終前幾天交代:「請 邱甘師找幾位用友幫我念佛丁甘王學社的幾位學長,迅有我們的房東太太都跟到 北港去幫他念佛。

據說他臨終的時候就是面帶微笑念佛離開的,他們越念佛他越微 笑,他們念完了跑回來告訴我說;「我們去念佛,他後來跟我們笑」,他已經往生 了八個小時還跟大家笑,『自是不歸歸便得,故鄉風月有誰爭』?這歸得的笑容, 正是一切生死徬徨中人的安慰和鼓勵!最後的微笑,最稀有珍貴的傲笑!


生時麗似夏花,死時美如秋月----是夢想嗎?我還是死了比較好

在醫院的時侯,常常有病人會問我:『醫師妳幾歲啊?』我說:『三十二歲。』 『結婚了沒有啊?給妳作媒。』我就會請問她:『請問您的日子過得很幸福是不是? 』唉!竟然沒有一個人跟我說『是』—一直到後來,有一個病人,她患子宮頸癌, 每次來看病的時候都化妝得非常的漂亮,手指、腳趾都擦指甲油,口紅也擦的很紅 o她每次來看完病就要給我作媒,她說:『我姪子在國泰醫院,人很不錯。』我問 她:『妳真的過得很幸福是不是?』她說:『對呀;我的先生對我非常的好,我的 孩子可以說非常的孝順,家境也很過得去。』過得非常快樂,真是不錯,很恭喜啊? 

這是我聽到唯一說幸福的患者,真令人為她慶幸。因為平時病人一進到診察室, 常是半哭泣、半哀訴地怨嘆:『醫師妳不曉得,我來做這個治療是跟人家借的錢, 兒子非常不高興』,『唉!回去以後也沒人理睬我,病得久啊,人家就不願意照顧 了,也沒有人會問;『媽媽,你吃飯了沒有?』。﹂不然就是說:『自從我得了這 個病以後,我丈夫就拋棄了我。』大部份都是這種故事,不一樣的情節、差不多的 內容,只有這一個病人最不得了,竟是過得幸福,真是非常的崇敬啊!

然而,過沒 多久,護士看了報吃驚地告訴我說她自殺了!護士說:『報紙上寫了某某人在豐原 某某圳一個大水溝被撈起來,她離家出走五天,後來就自殺了。』我說:『她不是 過得很幸福嗎?唯一幸福的病人怎麼自殺了呢?』各位,大家要仔細想一想,為什 麼在那個時候,先生的恩愛喚不回她一念想要活下去的心?為什麼孩子的孝順也不 能叫她回頭?為什麼錢財買不到舒適的身心?

先生再恩愛無法代受腹痛,孩子再孝 順也不能代上手術抬,這麼一個漂亮的女人,她到底是怎麼樣的心境奔出家門,又 跳入污黑的大水中?也許就是因為她以前都感覺到人生非常的幸福,不知尚有苦在 後頭,她沒有念過(世間無常,國土危脆),所以心堥S有一點準備,人生的考驗 一到就受不了,沒有打預防針,沒有免疫作用,苦到受不了時就自殺了,我真懺 悔沒有來得及告訴她佛法,讓她及時回心轉念向光明,回首向彌陀。這樣的苦法也 許大家想「那很少嘛,自殺的人不多」我在腫瘤科工作,如 果有一天沒有人來告訴我說他想自殺,那今天是大好的日子,非常稀有難得,真的 啊!「我還是死了比較好!」是天天可以聽到的,求「健康快樂、被關懷」卻不可 得時,往往就反過來自殺了,我常常三更半夜被叫起來處理自殺的事件,某某人想 不開又要自殺了!不是他故意不願意活,是太苦了,不知如何撐下去。

還有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躺在病床上,有位病人整個子宮、陰道下段腸子都 爛掉了,只好在肚皮上開了一個人工肛門,然而也無能癒合,大便從肚皮媕Y一直 流出來。她的房間在三樓,從二樓就可聞到味道,並不是她味道特殊,而是我們任 何人道遇到相同狀況,都會如此。她的兒子在媕Y照顧她,不得已用一條棉被把自 己鼻子遮起來。這個人每天都想死,但找不到機會,有一天趁著她兒子去買早點的 時候,就奮鬥的爬起來,從我們醫院的三樓往下面跳,沒想到恰好她的兒子正買豆 漿回來,看到媽媽從三樓那邊要跳下來,就趕快跑過去把她接起來,結果跳下來沒 有死掉又外傷。本來就已經很苦了,再加上外傷,每天都痛苦的不得了,求生不能 ,求死不得,壽命未盡,自殺也無用,自殺後是無窮的六道輪迴,是無盡痛苦的重 演。

詩人泰戈爾他說:『生時麗似夏花,死時美如秋月。』你要麗似夏花可能還不 會很難,但要死時美如秋月,要下一番的功夫啊!有時候有些人,會責備我們佛教 徒說:『唉!你們佛教徒總是喜歡講這個『死』,講『臨終』啊,太誇張了,好像 忽略了這整個人生,佛教在人間有很多事情要做,尤其你們淨土宗的人,天天念 『阿彌陀佛』,準備要往生西方,真是消極。其實感覺上整個人生好像在畫一條 龍一樣,每一筆每一筆都非常的重要,臨終就如畫龍點睛,生時死時都重要,沒有 一筆是可以苟且的,而念佛是至善之念,正是積極使生與死都至善至美。在這堿O 先跟大家隨便聊一聊。


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勸君莫打枝頭鳥,子在巢中望母歸


檳榔、抽煙、喝酒、 釣魚、打獵.......苦報迅速慘烈..

生命的恆河中,有一位先生,平日愛吃檳榔、抽煙、喝酒,後來罹患了口腔癌 ,來到我們的診療室中,他口腔內的癌已長大﹁腐爛『穿透了面頰,不斷地流出膿 水,食物會由穿孔中漏出來,這時,即使喝平日所嗜的酒,都痛如『烊銅灌囗』, 即使吃平日所愛的檳榔,也苦似﹁吞熱鐵丸﹂o

壯實的身體,在無法進食及萬分懊 惱中很快消瘦了,痛苦中只好插一支鼻胃管到胃裡灌食,他的太太無限悔恨地告訴 我:『我們夫妻二人經常吵架,他罵我,我很生氣,也就罵他:「好,你罵我, 你會得口腔癌,我要你得口腔癌!」誰知道他真的得了口腔癌時,最痛苦的就是我 ,除了要隨時跟著處理滴滴答答流出的濃血涕唾,陪他南南北北找醫生,還要煩惱 錢』,其中真有說不盡的辛酸血淚,相信她若早能預知今日的苦景,便會珍惜 彼此康健共聚的時光,也會認為;『他罵我時,我寧可去禮佛百拜,為他祝福,再 請他吃冰淇淋,也不願與他惡言相罵!』

二人一起在香光中念佛,不是比吵架舒暢 多了嗎?可惜我們常會選擇痛苦的方式消耗這苦短的生命,對於這不久住的身體也 多是—『無病時糟塌,有病時埋怨』,但願我們在這轉眼即逝的因緣中,掏出悲心 誠懇相待,氣惱和懷恨會為自己鋪下荊棘路。這位患者告訴末學,他平日喜歡釣魚 ,檳榔煙酒伴釣竿,很覺爽快,但是,在癌爛穿了面孔時他突然深深觸動,感受到 了魚釣刺入魚面頰時,魚兒心中的痛苦和害怕,這是一個說話已困難的人,在末學 為他處理膿血溢流的傷口時,勉力發音吐露的覺醒、懺悔,他感受到:當日為了短 暫快樂所加給魚的顫慄、痛苦,今天返回到自己身上,竟也是囗頰穿孔的痛苦,當 自己吞嚥就像熱火在燒、刀在割時,也是忍不住想掙扎蹦跳,這和魚兒在釣鉤上、 魚簍裡的掙跳,又有什麼兩樣?他給我上了刻骨銘心的一課,因果絲毫不爽—-- 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勸君莫打枝頭鳥,子在巢中望母歸。

一位年老的患者,他的口腔也被癌所侵蝕,為切除癌做了一個手術,臉頰都割 掉了,這是很大的一個手術,從胸部還得割皮過來補面頰,手術必須分幾次進行, 這種痛苦須要很大的勇、忍才能承擔。當我夜晚到病房巡視的時候,看到他的眼睛 瞪著天花板,深夜了還沒有辦法入眠,寒冷的夜晚,淚水也是淒涼的,我們要怎樣 安慰這種痛苦的心呢?他本來在等待,等待第二次的手術,可是他沒有能夠活到做 最後一次的手術。我們也許常在等待要做什麼,但未必能活到那時候,好事速辦, 在照顧囗腔癌患者時,常不禁想到,偶然自己囗內有一個小潰瘍就疼痛不堪, 一吃鹹辣更刺激難耐,何況這麼大爛穿面頰的傷囗,吞囗水也要顫抖。當我們出言 不遜時,用五秒說一句話,可以使人終身傷心,而果報回到自己的身上,便會如囗 腔癌一般痛苦。檳榔煙酒也許有片刻的麻醉之樂,卻可招來醫藥無法減輕的痛苦, 真要慎重、再慎重,縱意的快樂即過,苦楚的時光,一日如百年漫長。


可是在這個人生中,你要是不想老,就要短命:不想短命就要老。
苦是最好的老師。可是我們真正要等到這一天嗎?

有一位末期鼻咽癌的患者,年紀才三十出頭而已,一般而言,若三十出頭就死 ,你會說短命啊!可是她的三十出頭已經讓她的家人,覺得長得無法忍受了,丈夫 要兼顧患者與小孩,不得已須常請假,因此也失業了,全家經濟陷入困境,於是到 慈濟功德會請求幫助,慈濟功德會答應他,要幫助他很龐大的醫藥費。然後他的母 親說:『哎!那些菜姑說要拿錢給我,怎麼沒有?』我說:『人家不是欠的,慈濟 功德會的錢是來自大家省吃儉用,幫助人,不忍心您受苦,不是每一個人家堻悀U 好多錢才拿出來的。』她說:『哦!』好了,錢財不要擔心了—有人出錢了,但是 全家心結綁得緊緊彷彿失去了太陽般暗慘,病人也沒有安心的活下去。她的母親照 顧到非常疲累,就說:『你要死不趕快死,害我們跟著你受苦。』她的丈夫苦得常 抱著頭來問我:『她到底可以「拖」多久?』我說:『不要說「拖」好不好?在這 個人生,活著一天多麼寶貴,相聚一天多麼難得,不要用「拖」的嘛?』假如一直 注視著自已的苦與黑暗,即使無病也是在拖命:假如望向光明,即使日子坎坷,依 然值得感謝:如果好好珍惜,三十歲比起十五歲的孩子已是兩倍,比起六歲的孩子 已是五倍長壽。

心地可以改造命運,在比前位患者更艱雞的遭遇裡,卻有人用佛法,以感恩的 心而全家過得比健康時更充實快樂。有一位朋友,她才三十多歲,卻就因骨癌,前 後已問過二十次刀,在大動脈出血不止中,把腿鋸掉了,然而她告訴我:『我很 慶幸,我失去了一條腿而聞到佛法,假如我沒有聽到佛法,不知道還要再造多少業 ,受多少苦。』她的先生在手術房外等待過她開二十次刀,您可以想像那種心情, 但他卻如菩薩一般,扶持照顧,了無埋怨:學佛以後,先生陪她撐著拐杖,送親手 做的點心去醫院探望同病的患者,鼓勵他們念佛。

我約她『您背好阿彌陀經,我 們便一起去拜山,為一切癌病患者迥向』。於是全家人陪她一起背經,才說小學的 女兒也鼓舞她:『媽媽,您把阿彌陀經背得一字不差,我就給您五百元獎金』,她 手上一邊做加工,一逛背經或念佛,晚上便背經給家人聽,當背到一字不差那一天 ,她說:『我們全家高興得像什麼似的!』背經中做手工,連獎金,不意竟賺了四、 千元,正好供養三寶!為了拜山給一切癌病患者迥向,她每天夜堙A在全家睡了之 後,練習拜佛,假如您看見她用一隻腳克服艱難,一拜一跳地拜山,相信您也會忍 不住眼淚,她的先生想設法去籌款為她裝義肢,她卻說:『假如您能籌到十萬, 那麼這筆錢給我運用。』她告訴我:『假如有那十萬,我願布施,因為一條腿也 很好用。』她指著兩拐杖說:『相反地我多了一條腿。』她說這些話是在癌已蔓延 到肺,又開刀作化學冶療之後,那紅撲撲又笑咪咪的臉,卻令健康人相形見絀,她 說:『雖然沒有什麼錢,但我們家比鋸腿之前更溫暖。』

念佛人,當生便可以活在 淨土極樂歡喜的氣氛中。癌病患者幾乎誰也免不了經濟的壓力,有人邀她開電動玩 具,據說收入很高,她告訴我:『我想試探我先生的想法,故意問他的意見,我 非常安慰,他很嚴肅地告誡我說:『我們是念佛人,自己尚且怕孩子會被電動玩具 所引誘,怎能去害別人的孩子!』﹂末學每每忍不住想向他們這受難中卻仍高潔芬 芳的行徑合掌行禮,許多家庭正因癌病而陷入黑暗,他們一家卻因癌病得以向佛, 把火焰化成了香潔的紅蓮,足以作一切受苦中人的榜樣。

有一位囗腔癌的患者,作手術切除,而下巴骨因為癌的蔓延,也切除掉了,只 好用這胸部的皮補上來,不得已,他成為沒有嘴唇的人,怎麼吃飯?他不能吃飯, ,只能吃湯圓,而且要躺著吃,不然會流出來。然而沒有辦法—因為沒有嘴巴,就 沒有所謂『把嘴巴閉起來』這麼一回事。你看這些人在痛苦中必須怎麼樣的努力支 撐,有時候我會覺得為什麼我這麼的安逸?我們這麼樣的受苦?然而有這樣努力 過來的人,都有不一樣的心境,他們對人生都有不同的體驗,而能深信佛語。我每 每覺得,有時候,對年輕人講佛法講得唇焦舌爛還是不肯相信,如果像我們病人這 麼苦啊,沒有別的,只問:﹁難過嗎,﹂﹁難過。﹂﹁會痛苦嗎.﹂﹁痛苦。﹂

我 說;『佛說世間是苦海,念阿彌陀佛,把心轉向光明,離苦得樂。』馬上沒有第二 句話就開始念阿彌陀佛了。怪不得說『十方三世一切佛,以八苦為八師』,苦是最 好的老師。可是我們真正要等到這一天嗎?


為什麼過去從來沒有人告訴我這些? ---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

這位病人是位大腸癌的患者,年紀才三十幾歲,她來到診察室時一直哭泣,當 時我在腫瘤科還是試用的期間,由病歷知道她已經問過二次刀,但這個腫瘤又復發 了,真是萬般無奈。她拚命地哭泣說不出話來,要求要知道醫師的家在那堙A想要 到醫師家堨h私下談話,那一次下班以後,朱學就到病房堨h看她,跟她談話,在 談話中約略的跟她介紹一下佛法,沒有想到這一位病人在聽了以後,眼睛張得非常 的大,很激動地告訴我說:『為什麼過去從來沒有人告訴我這些?為什麼我煩煩惱 惱的過了三十幾年?為什麼當我聽到的時候,我已走到了生命的末端?』

雖然只是 短短的幾句話,卻深深刺入我的心中,當時她哭了、我也哭了,慚愧不已。那時候 雪公老恩師〔李炳南老居土〕還在世,每個星期三是老人家講經的時間,平常下班 以後,我多留在醫院堶惟M病人談談話、講講故事,只有星期三因為要趕著聽雪公 老恩師講經,晚上就不多逗留,她每次看我星期三歡喜要去聽經,就很羨慕的告訴 我說:『我真希望我也能夠去,可是我沒有機會了!』我說:『您也可以去啊!』 終於她去了。那天去到慈光圖書館華嚴講堂的時候,看見她已坐在我的前面幾排, 然而講經講到一半,她就摀著肚子,掉著眼淚從我旁邊走過去,因為那天她的腸子 完全堵塞了,肚子痛得不得了,當她從我旁邊走過去時,我才突然了解到佛經中的 開場白:『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 。』就由於她的影響,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才不揣淺陋,比較積極的「急切的想要 把佛法的重要告訴大家,把這種來自佛法的幸福告訴大家。這種幸福是財物買不到 的,小偷也偷不走的,這一種幸福的感受,不論遇何境界,也不論他人是以世俗 『福』或『禍』的眼光來衡量,我們內心還是充滿著平靜光明和幸福...


我這一生不曾壞心毒行,也沒做什麼壞事,天公無眼,竟讓我得這款病 ,這麼痛苦..........

一個人沒有能照顧自己以前,實在沒辦法照顧其他什麼人,沒有辦法超越過自 己的苦海時,實在也沒有辦法度任何人超越苦海。

還有一個患者,胸前刺龍剌虎,大概以前曾一度是叱吒風雲的人。自從他得了 口腔癌以後,很難能可貴,他開始發奮,真誠的懺悔,他說:『我是活該!』他沒 有一句的怨言,又很誠懇懺悔,幫助其他病人,盡力修善,對別人而言,有如世界 末日的狀況,他卻勇敢坦誠地將它化為洗心革面修功補償的真機,雖經歷了許多落 淚的苦楚,但終於突破而勝利了,內心的勝利,還此身體的勝利更可貴。 

常常可以聽到病人埋怨;『我這一生不曾壞心毒行,也沒做什麼壞事,天公無 眼,竟讓我得這款病,這麼痛苦!』然而,讓我們深深反省,真的嗎?真的沒有壞 心毒行?真的都沒做過壞事,那顯然是聖人了。假如對照佛陀的教導,從小到大, 遇不如意事就生氣,出言不遜,貪吃「為口腹之慾,不惜小雞兒喪母成孤兒,不惜 小豬一家生離死別,說不誠直的話,做事不認真,對父母多頂撞,不體貼………無 一不是貪嗔痴的壞心眼。

種過果菜的人都了解,種子雖小,長出的樹木果實不小。 果報沒有現前時我們可能勇敢地說他人壞話,或在憤怒中傷害別人的心,勇敢慷慨 請賓客吃活海鮮,果報現前才知苦不堪言,苦時便求消業障,廣公老和尚說:『須 從身囗意消根本業障』,換句話說,為了自己營養貪吃時,想到這鯉魚『這泥鰍也 是十方如來憐念的眾生,如此算來也是我兄弟,如來在念它、母親在等它:本來想 大發脾氣的事,因了解到幻化,而不再動怒:忍不過很想罵人時,想到他也是阿彌 陀佛日夜憶念垂手要救度的人,他也有被業力束縛不得已的苦衷,就轉而念佛憶佛 ,能積極轉變自己,不被一向習慣性言語、行為、意念所障礙,業障就會消除,疾 病的苦也會在慈悲柔軟的心念中銷融化解。

有一位南投名間國中的老師,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病人,每天我在病床旁邊,總 抱著一種學習的心境來傾聽他們的教導,他來住院的時候,腫瘤已經蔓延到脊椎骨 ,壓迫到脊髓神經,雙腳完全不能動了,經過緊急放射治療以後,勉強可以撐拐杖 活動,近在旁邊【在我們走起來是二、三步】的廁所,對他來說是遙遠的距離。每 每看他奮鬥著從床上起來,撐著上廁所;雖然他的身體非常虛弱,但眼睛非常的有 神,後來他更衰弱,吞嚥很困難,講話也很困難,腫瘤侵蝕了腦神經,睡覺的時候 眼睛也沒辦法閉上,後來腿又骨折,在這種病況中,他告訴我:『可惜啊!我現在 已經不能教書了!』(他曾經是一位非常認真教學的老師),他說:『我經歷人生 這麼大的磨難,這麼大的痛苦,我了解這個人生,了解一切入的痛苦,我會更加的 來愛護學生,可惜我已經沒有機會了!』

我說:『您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老師,光 是在受苦中能發這樣子的願心,就是非常令人尊敬的。』他從床上奮鬥著要起來, 但只能將頭抬離床鋪半尺至一尺,我們是一躍而起,他奮鬥得滿身是汗,只能拼三 、四十度的距離,但是他很勇敢,他告訴我說:『我今天可以爬到這樣的距離。』 對我來說,他起身三、四十度的這個角度,比我看「飛躍的羚羊」在「世運會」上 飛騰更有意義,因為這媕Y包含了他想要奮鬥著起來,再繼續站在講台上來愛護學 生的那種愛心。我們每天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常常計較芝麻小事而自尋煩惱,對 工作也多埋怨,有身體也不做好事,想想啊!一個已經躺在床上的人,他就是苦於 沒有機會能更多愛他的學生一點、多照料他的學生一點,雖然他終於沒有能再站上 講台,但他那一念真誠的心,已經使他站上了永恆的講台,作我們千千萬萬人的老 師o


快把牆上這些豬肝拿走!

有一位老婦人,她來的時侯,眼睛是用紗布蓋起來的,當我打開一看,心堹u 的是抽痛啊;這麼樣一個慈祥的老婦人,她的眼球已被挖掉了,因為眼球長癌只好 挖掉了,可是我們有沒有想到呢?我們在餐桌上常常用一雙筷子,就把魚的眼睛這 樣挖掉了,讓我們想一想海倫凱勒,這位既聾又盲又啞的偉人,她曾經寫過『如果 我的眼睛能夠亮三天』,真是發人深省啊!我們既然可以在各種情況下失去眼睛, 然而在有眼可用的時候,卻常錯用來看東看西,而自生煩惱。我們為什麼不望向佛 陀的慈眼呢?為什麼不望向無量光明呢?我們常常用可賣的眼睛在看週遭的垃圾, 撿撿別人的垃圾放在自己的心堙A撿久了以後,整個內心像個垃圾筒一樣發臭,而 阻隔了自己和清淨大海眾菩蔭的相會。請張開我們內心的眼睛,趁它還能夠看的時 候,多看看別人的長處,學習別人的優點:多感受一下,多看看阿彌陀佛柑目澄清 四大海的眼睛,看看極樂世界的美好風光,看看菩薩晴空朗月的胸懷。

有位食道癌的病人,呼吸有困難的時候,只好做了一個氣管插管幫助呼吸,另 外又從耳子插管子好餵食,她很吃力的咳嗽,每一咳都是錐心的折騰,全身戰慄而 痛苦,她的先生常不忍見聞,獨個兒站在走廊上含淚出神。當末學偶然上市場,看 見玷板上,那可憐的雞也是一樣啊;雞脖子被挖一個洞,很少人會憐惜牠的痛苦, 可是當這個做氣管插管的人是你的妻子、你的母親的時候,你會為她的每一個咳嗽 感到痛心。

曾有位從事屠豬行業的肺癌患者,他的妻子和女兒在他去逝後來到醫院,心有 餘悸告訴末學:病人回家後幾天昏迷不醒,但口中一直驚聲叫嚷:『快把牆上這些 豬肝拿走!』妻女說:『房內那裡有什麼豬肝呢?』病人還是叫:『快把豬頭拿走! 啊!』聲音是哭嚷的,這樣叫了幾日夜,全家毛骨悚然,不知所措,他死亡時非 常驚恐,全家也驚恐,時時想起都心悸,方深信佛說殺生之因果報應。他住院時, 末學曾勸他們念佛,然而他們說當時氣氛,怕都來不及了,怎念得出佛?阿彌陀佛 雖大慈憫,允許臨終十念往生西方,但健時,迷情中回心向佛,已甚不易,何況死 前之大苦大亂!願這位患者的現身說法,能令見聞者,免重蹈覆轍之苦,亦願他乘 亦願他乘此警眾功德,得離苦趣,蒙佛接引,亦祈被殺之眾生等,仗佛法甘露, 解心頭怨結,同念彌陀,同生西方,同成佛道。


如何處理臨終病人的事

一般人快要死的時候,通常呼吸有困難,在醫院就。要用一個管子從口或鼻插到 氣管去維持呼吸道通暢,危急的時候就送到加護病房去,有時弄個氧氣面罩一喘一 喘的,全身可以插管的地方幾乎都插上管子、尿道插個尿管,鼻子插個鼻胃管,嘴 巴可以插個AIRWAY,所有孔道都可以接上管子,只差心媕Y跟阿彌陀佛少了一 條管子。

一個設備很好的加護病房,其實就是一座活生生的地獄。設備好像金碧輝 煌;也確實救回不少人,其實對於病人來講,無論是治好或失敗,那都是非常恐怖 的地獄,沒有人喜歡再被送進去。

以前我讀地藏經總是覺得那個一定是佛怕眾生 做壞事,故意講出來嚇嚇大家的,那有什麼火燒地獄、拔舌地獄,還有什麼拔舌耕 犁、抽腸剖斬、拋空翻接:什麼苦都有,好像很可怕,大概是嚇人家的,等我自己 走到醫院去的時候,才知道佛句句話都是真的,也才體會到佛為什麼要在地藏經面 再三再三的咐囑地藏菩薩『勿令眾生墮於惡道中一日一夜』一定要好好的告訴眾 眾生這因果報應的苦楚,不要讓大家在惡道中受苦一日一夜,可是,我們平常真的 細心體會過佛這種慈悲心嗎?當病人夜半呼喚我的時候,我在極睏倦當中醒來去看 他,給他做治療,那時候看到眾生在生死中煎熬,八大人覺經的句子就會浮現在心 中,

『生死幟然,苦惱無量,發大乘心,普濟一切,願代眾生受無量苦.令諸眾生 畢竟大樂。』

但是,看到這麼苦的時候,叫你代受你敢嗎?你敢嗎?請問像剛才說 的這些苦,叫你替他一個晚上,你敢嗎?我不用說「替代」這麼困難的事,只是 陪在一旁看護,接連幾天不睡覺,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常常就覺得頭重腳輕,心 跳加速了。佛門修行除了悲心以外,還要有大的信心、願力,要有念佛的行持,才 有辦法跳出這個生死輪迥的苦海。其實不要說代受苦,只要你聽啊——每天,坐在 那裡從早到晚都聽人抱怨悲訴,「我是怎麼樣怎麼樣的苦」,「我家裡是怎麼樣的 苦」,讓你聽一天廿四小時,連續幾天你就曉得。

當我聽了一段時間以後,有一天 當稱念『觀世音菩薩』時,忽然間,聽到念觀世音菩薩的聲音—「大—悲—觀— 世—音—菩—薩—」僅僅這樣一句,就深深觸動我心而不由得痛哭流涕!真的,不 要說讓我們代受——代眾生受無量苦,即使只讓你聽苦,就能體會菩薩是何等的 慈悲,竟然發願—觀聽世間的苦難,而且那埵陪W難,就要立刻去救他。我們 細心敬念.從一尊佛菩薩的名號裡,就可以會出佛菩薩那種無窮無盡的慈悲,不 可思議的心地,無倦常照我的細膩懇切。

有一位鼻咽癌的患者—在此介紹這位患者是有特殊意義的。她的腫瘤已經長大 到壓迫呼吸才來,可以說是非常的痛苦。這位病人在她往生前不久,發心吃素了, 她拉著我的手跟我說:『郭醫師,我的病如果沒有辦法了,請替我祈求,趕快讓我 到阿彌陀佛的國度去。』她是住在其他診所,只到本院來作放射治療。本來鼻咽癌 ,可以說是治療效果非常好的疾病,只要早期發現來治療,可以說都會好的,但是 她發現得太晚了。這位病人半夜媕Y因在她住的診所裡呼吸道阻塞了,那位醫師把 她送到我們醫院來做急救,但已救不起來。

那夜末我沒有值班,也不知情,隔天早 晨上班,那時她早已經斷氣有一段時間,也被宣布死亡了,家屬在拚理要出院。加 護病房的護士也不知道為什麼廣播找我上去,一見到她,心中一陣悲楚,我望著她 ,在耳邊告訴她說:『妳短短的生命當中,已經受盡了這麼多的苦,妳的孩子雖然 還小,先生還在,但是這些妳要管也管不到了,現在妳一定要萬緣放下,一切都放 下,跟著我念「阿彌陀佛」隨阿彌陀佛到西方極樂世界。』我就在旁邊念佛,祈佛 慈悲攝受,那時候內心實在感受良深,念一句阿彌陀佛真正的是打從心媕Y念出來 ,沒想到她的眼淚一直流出來,後來我請加護病的護士小姐一起來看,我說:『我 們醫學上認為她已經死了,氣也斷了,心跳也沒有,血壓也沒有,什麼都沒有了, 可是佛家講人死了以後,因為有執著,她的神識還沒有完全離開身體,平均要八個 小時才會離開,所以我們要善待臨終及命終的人。可是現在的人若在醫院去世, 多半不可能就地安放遺體讓我們為他助念八小時,這是很遺憾的。但是我們學佛的 人要特別注意,臨命終的時候非常的要緊。

因為人在快要斷氣、要死掉之前,四大 分離非常痛苦,神識要脫離身體像風刀解體、烏龜脫殼那樣子的苦,這時候不要隨 意動他,要幫他好好的念佛,引導他,能夠提起念佛往生的正念,讓他歡喜生信發 願歸向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否則的話,隨業投胎,生生世世在六道輪迴,就像我 們所看到的這樣生老病死苦一再重演。即使你當了總統當了國王也免不掉的

聰明不敵業力,富貴難免輪迴.在這奡ˋ穭j家,以後要是碰到任何家親眷屬 親朋好友……乃至於你自己,一定要注意,臨終之際及斷氣後八小時,務必要一心 念佛,信願能真切,佛必慈悲攝受。這時段,暫都勿移動軀體或做一些,只為獲他 人好評的排場及冷凍。假如您自己曾患過重病,或曾體恤細心照顧過重病患者,便 能體會,在軀體已經極衰弱痛苦時,即使略微翻身更衣,也令人疼痛皺眉,心難 安樂。

一般人以為念佛便是催死「送死,其實阿彌陀佛,是無量光明無量壽,為重 病病人念佛,正使他紛亂痛苦的心和佛的無量光壽契合,也正返啟自性無量光壽。 壽命末該終的,念佛承佛力加持,消災延壽,臨床上常見病人放下萬緣,一心念佛 ,本已彌留,卻反速癒了。壽命已盡,念佛就蒙佛接引到極樂世界留學,自在安樂 度眾生。行醫中見不少病人;眾醫護人員急救無效,宣布死亡,數小時後遠方親屬 趕到,亡者突然鼻出血,或流淚,使末學極相信尊重古德所建議的八小時勿移動, 一心助念。亦願大家勿輕忽,否則有難以彌補之過失。


一代大德上廣下欽老和尚

一代大德上廣下欽老和尚,大家讚譽他是「佛教界的國寶」,他老人家九十五 歲往生前兩天所拍的照片,目光依然炯炯有神!在老和尚九十二歲那年,末學曾經 有機緣跟著他老人家爬山,老和尚走在前面,步履矯捷,末學跟在後面相當吃力! 當時承天禪寺還在建築中,有一段路障礙物很多,末學走得差點絆倒,老和尚回過 頭來說:「要走好哦!」聲音雖沙啞卻懇切有力,眼神嚴肅而無限慈悲,末學非常 慚愧,至今人生道路上屢經磋跌,深覺「走好」之不易,頭破血流之際,回思此雙 關之語,忽然淚下。

有人想像他是非常玄異的,就要去「探查探查」,在旁聽了半天,怎的老是說 「念佛!」「不要吃肉!」就想;「這我也會說啊,何必來問這老和尚」,不錯 ,話人人會說,但問題是我們沒有像他老人家下過那樣的苦行真功夫,也沒有感人 的德行,就是熱心去人家中苦勸,人家尚嫌囉唆,而他老人家降伏了自己,在念佛 用功上,下了非常深的功夫,自自然然感動千千萬萬的眾生,他年輕時在深山洞中 打坐修行,帶去的食物吃完了,就只藉著樹籽山薯維生,三件衣服補得只成一件, 近六十年長坐不臥,對物質方面需求極低。在大陸承天寺叢林中,他的師公上轉下 塵老和尚教導他:「吃人家不要吃的,穿人家不要穿的,做人家不要做的,以後你 就知道!」並只要他苦行念佛,他老老實實地實踐了這些教訓,在心地上下功夫, 終於成為一位極不平凡的人,許多人一見到他老人家便忍不住感極而泣。

他的開示經常只是一兩句最要緊話,我們果真信得過,絕不虛度此生;就像前 面說;「念佛!」不要吃肉!」我們果真念念都在念佛,讓佛大覺光明智慧 慈悲隨時充滿心中,豈不是隨時吉祥?不再有人我是非的痛苦;不再受貪瞋癡的燒 灼。果真放淡口腹之慾,照老人家所教「不要吃肉」,慢慢會體驗到「本是同根生」 的滋味,會體驗到慈悲的喜悅,當生天天心情坦蕩;再深信切願求生西方,臨終必 蒙佛接引,解決生生世世的生死大痛!老和尚兩句話便明白指示出一生成佛光明的 大道。老實的人信受奉行就得大利益,不老實的人便喜歡談玄說妙,弄些稀奇古怪 ,誇張一些神通,而忽略了他度人於了生脫死最要緊的教導.

他十年前就已告訴弟子們說:『將來我走的時候要現病相而走,而且你們三人都 送我不到「台語」』,這三位弟子都認為不可能,因為三人中總留一人在老和尚身 邊,怎麼可能會發生「送不到」的情形呢?而果然不錯,那一天因為特殊因緣,這 三位弟子湊巧同時離開一下,他就真的走了,走前一再勉勵大家:『這個娑婆婆世界 很苦啊,大家趕快念佛,到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然後,最後開示了一句;『無 來無去,無事情!』就安詳念佛往生了,多麼瀟傻灑!相形之下,我們是「來來去去 ,全事情!」沒有一天沒有雜事掛心頭,台語「事情」—「歹事」,含有不太吉祥 的意昧,真的「不是閒人閒不得,閒人不是等閒人」,我們心中真能沒有「歹事」 ,真的悠閒,還得有相當功夫呢!

老和尚在往生前約一星期開始,每天晝夜都自己猛力出聲地念佛,那種「使盡 每一口氣懇切呼喚阿彌陀佛」的念法,非常人可及,大眾輪班跟他大聲念,尚且聲 嘶胸痛氣力難支,何況他九十五歲的高齡!一般人臨終呼吸尚且無力,一切不能自 主,他卻如健將突出五濁的重圍,有弟子恐他以近月不食的體力難以支持,故建議 老和向說:「師父,我們念,你聽就好!」老和尚瞪大了眼,斬釘截娥說:「各人 念各人的!各人生死各人了!」說罷又大聲懇切地自己念佛,然而在往生前第六天 ,他忽然演出了一幕極其餘韻深遠的戲,末學思之,深仍足以提供大家作為警惕: 那天,老和尚忽然一反平常教人專念阿彌陀佛的作風,突然很緊急命大眾為他誦 『大藏經』,大藏經浩如煙海,真不知從何誦起,於是請問老和尚要誦那一部。老 和尚答;『總誦』「台語」大眾就趕緊請出一人部一大部的藏經,搬得氣呼喘喘 ,看他老人家一副決定要往生的樣子,心中又急又難過,更不知從何誦起,老和尚 就說:「看你會什麼經,通通誦!」於是大眾便一部部誦起,心經、金剛經、 藥師經、地藏經……。在這緊要生死關頭,才發現連僅僅二百多字的心經都幾乎要 誦不順口,可說是口誦心焦。當這大眾搬大藏經一部部誦時,老和尚只幽默一笑, 逕自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點也沒受周圍誦經聲 的影響。末學感覺老和尚這一笑,真是當頭的一棒!請問這幕突來的演出中,誰真 把大藏經『總誦』了?惟老和尚他念念清楚分明,又念念懇切有力的『南無阿彌陀 佛』,真正『總誦』了大藏經!我們切莫疑惑老和尚怎麼臨時改變了題目?他老人 家是非常善長用反面手法發人深省,令人親自體驗個中滋味,而產生刻骨銘心的效 果,畢竟修行是『行』出來的,不是說聽了事:在醫學院紙上談兵跟看血淋淋的病 人,顯然大不相同!大家也許會發現老和尚這番演出,和雪公老恩師的「萬法精華 六字包」有異曲同工之妙,一般人臨終苦不堪言,只『阿彌陀佛』四字都念不出來 ,何況誦經,何況誦大藏經!我們還是敬遵『老實念佛、莫換題目』的教導,免得 好似練了十八般的武藝,到苦時不知用那一招,天天換題目,彷彿很有學問,又彷 彿和很多佛菩薩都有交情,臨終時卻心亂如麻,不如念那一尊好。其實阿彌陀經中 說:六方佛都出廣長舌相,讚歎阿彌陀佛,勸眾生信受念佛,求生西方。就顯示了 我們念阿彌陀佛,所有的佛菩薩都歡喜,就是『總誦』!

老和尚往生前雨天親自打木魚教弟子念佛,這其中尚有很有趣的意蘊,他老人 家把許多佛菩薩名字前面都加了『南無西方極樂世界』的字眼,此如『南無西方極 樂世界文殊師利菩薩,南無西方極樂世界普賢菩薩,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彌勒菩蔭…… 』末學體會—老和向為我們點出:這些偉大的菩薩都在西方可以會見,只要像他專 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便可與各位菩薩把臂而行!末學會和一位醫師上山請教他老 人家,這位醫師請問『如何打坐才能打通氣脈』,老和尚回答:『不必打氣脈,一 心念佛證念佛三昧所有氣脈自然全部打通!』這是自在的過來人給我們的忠告,聰 明的大家都不必要走冤枉路,免得臨終後悔莫及,及早準備資糧,像老和尚老早就 說;『我已經買好車票,是對號的!』學長們的票是否已經買好了呢?是對號的? 還是自願無座?還是不想上車呢?還是早些準備好,以免像末學在他老人家往生之 後,上山去念佛,念了幾小時,眼淚直流,念不出一句好佛來供養他老人家,頭低 垂著不敢抬起,因為沒有做到老人家的教誨和咐囑,慚愧和懺悔都痛苦,但願學長 們早日買到對號頭等車廂的票—上品上生的金臺!


郭惠珍醫師 簡介

郭惠珍醫師是一位熱誠盡職的腫瘤科醫師,其慈悲與虔誠,不但給予病患鼓勵 ,給予健康者警惕,更感動了無數人學佛念佛。本文即是其對中原大學慧智社同學 的演講,內容感人肺俯。尤其是郭醫師在得悉自己也身患腫瘤『癌症』的情形下, 抱病上臺,現身說法,以無比堅定的念佛信願,當眾宣布自己罹患重病的心境— 「正好一心念佛,準備往生」,更是令人感佩讚歎。「該場演講後,郭醫師即離開 工作崗位,入山修行。」

茫茫苦海中,我們總是貪著於跟前的一切,不肯捨離,在奔忙中庸庸碌碌度完 人生,等到壽命終盡,望著即將逝去的人生,再來哀愁與無奈。諸位,您想過怎樣 的人生呢?要如何才能超越生死的束縛呢?看完了本文,相信會帶給您極大震撼與 省思,並協助您找到人生的歸處!


回心明主頁



1999/6/1